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五十七章可否交易
    唰唰唰!

    数十名白莲余孽,从戏台两侧跳跃了下来。

    以最快的速度将陆行舟和汪亭二人包围在了中间。

    一个个杀意凛然。

    “啊……救命啊!”

    “有刺客!”

    “快来保护殿下啊!”

    那些之前还围绕在太子身边的奉承官员们,一个个惊恐无比,尖叫起来。

    他们纷纷的大喊着,朝着太子府之外跑去。

    谁也没有管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太子。

    一瞬间的功夫。

    周围竟然人去楼空。

    只剩下陆行舟和汪亭被困在中间,而太子还昏迷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公公!”

    随着这些官员们逃出去,守在外面的陈慷,也是有所察觉。

    立刻带着那三百多东厂番役们冲了进来。

    堵住了这大门入口。

    “来的人还不少。”

    薛红怜扫了一眼众人,手中长剑也是微微转动,冷哼道,

    “你这太监倒还是看的起我们。”

    “也可能是怕死啊。”

    楚青云一双厚掌上隐约有劲气蒸腾,就连那黑色袖袍也是微微舞动,他轻蔑的盯着陆行舟,笑道,

    “听说,李子龙差点儿杀了他,裴红衣也差点儿杀了他,从那以后,每次出门都是大张旗鼓。”

    “咯咯……”

    薛红怜笑的花枝乱颤,

    “一个太监,你说你怎么还这么怕死?都没有那东西,人生多么无趣啊,还不如早早死了呢。”

    “哈哈……”

    周围那些白莲余孽也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汪亭听的这些话,眉头微皱。

    想要动手。

    “太子殿下不能死在咱们眼前。”

    “收拾了吧。”

    陆行舟对着太子的方向使了个眼色。

    太子就算是再废物。

    再没用。

    再给皇家丢人现眼。

    陆行舟也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顾。

    “公公您……”

    汪亭有些担心。

    毕竟,这些白莲余孽人数不少,而那楚青云,又是在江湖上成名多年的人物。

    他担心陆行舟应付不来。

    “无妨。”

    陆行舟笑着,把袍摆慢慢的提起来,掖在了腰间。

    将袖口也轻轻的卷了起来。

    一边做这些举动,一边道,

    “区区一些白莲余孽,咱家还没放在眼里。”

    “陈慷。”

    陆行舟扭头看向陈慷,补充了一句,

    “守好了这里。”

    “任何人想要跑,杀无赦!”

    哗啦!

    陈慷手中梨花枪豁然杵地,拱手道,

    “是!”

    话音落下。

    陈慷后退了半步。

    然后,他带进来的那一众东厂番役们,也都是纷纷后退,给陆行舟腾出了动手的空间。

    而他们则是将这一片区域给彻底的封锁了起来。

    有人准备了天罗网。

    也有人给臂弩上了弦。

    严阵以待。

    “死太监,你想一个人和我们这么多人动手?”

    “不知死活!”

    薛红怜和楚青云见这般情形,脸上的阴森之意更浓。

    轰!

    话音落下的同时,两个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动手了。

    薛红怜身影如风。

    一瞬间。

    便是出现在了陆行舟的面前。

    七八道剑光好像是同时出现,把陆行舟的所有退路都给封锁。

    有的刺向他的眉心。

    有的刺向他的心脏。

    有的刺向他的肩膀。

    还有的刺向他的丹田。

    而且每一道剑光都是纵横飞舞,狠辣非凡。

    呼!

    而同时,楚青云的一双厚掌,也是从陆行舟的背后袭来。

    他这一双手掌化作了无数道掌印。

    好似是遮天蔽日。

    又好像在挥舞的过程之中,产生了很多残影。

    看起来虚无缥缈。

    但又到处都是掌印。

    一下子,把陆行舟身后的所有退路,也都封锁了。

    这两人都是气境后期的人物。

    虽然不如那裴红衣厉害。

    但是,比之于李子龙却是不弱的。

    两个人联手的情况下。

    威力也是不同寻常。

    此时的陆行舟,便是瞬间进入了一种……

    退无可退。

    又进无可进……

    的危险境地!

    剑光闪耀。

    掌风凌厉。

    陆行舟的那满头白发被这风震荡的微微飞舞了起来。

    那张脸,看起来依旧的平静。

    似乎这些剑光掌影对他都没有丝毫的影响。

    啪!

    他的脚步动了。

    脚掌下面的青石砖碎裂了一块。

    裂纹像是蜘蛛网在蔓延。

    然后,他的身影也动了。

    他竟然直接迎着薛红怜的剑影就这么冲了过去。

    唰!

    他的影子好像在飞快的变幻一样。

    一瞬间,看不清楚了。

    砰!

    又是一个眨眼的功夫。

    他已经走过了薛红怜的那些剑光,然后来到了薛红怜的身侧。

    他的左手中握着一柄刀。

    那是袖里刀的阴刀。

    手腕翻。

    刀光划过了一小截猩红。

    薛红怜那握着长剑的右手,从手腕处被切断了。

    噗!

    鲜血飞溅而起。

    长剑也是和那断手一起飞了出去。

    咻!

    不等薛红怜反应过来,甚至后者都没有惨叫的时候,陆行舟已经又是一个反手。

    袖里刀的刀柄,砸在了薛红怜的小腹丹田之处。

    砰!

    后者直接被震的倒飞而出。

    哗啦啦!

    那纤细柔弱的身子,重重地砸在了搭建起来没多久的戏台上。

    将大半个台子都给砸碎了。

    她则是带着满身鲜血,被埋在了坍塌的废墟之下。

    “红怜!”

    楚青云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他面色大惊。

    陆行舟的实力。

    和传闻之中并不一样。

    他不仅不弱,而且是强的难以想象。

    但是。

    楚青云没有退。

    他目光决然,双掌上的力道再度加剧,混身的气浪将自己的衣衫都震的猎猎舞动。

    然后朝着陆行舟的后背拍了过去。

    呼!

    这双掌,好似山岳降临。

    将那沿途的空气都打出了低低的爆炸之声。

    眼看着,就要落在陆行舟的身上。

    楚青云眼睛里冒出了一丝光。

    如果这一掌拍中。

    一定能有所建树。

    他这一掌,乃是刚猛霸道的外家功夫。

    以他现在的造诣,足以摧山断石。

    即便陆行舟实力颇为强横,硬抗得话,也是难免会受伤的。

    而且现在这情形。

    陆行舟刚刚伤了薛红怜,怕是没有余力,也没有时间躲闪。

    “去死吧你!”

    掌风雷动。

    楚青云目光狰狞,杀意凛然。

    轰!

    他那双掌朝着陆行舟的后背落了下去,然后,并没有落在任何实物上。

    从影子中间穿透了过去。

    “这……”

    楚青云脸色大骇!

    陆行舟的速度竟然已经快到了这种地步?

    连自己都看不清楚?

    只留下了一道影子?

    砰!

    他心中恍惚的时候,双手手腕之间,也是突然传来了一道刺痛。

    他还没来得及惨叫,这双腿之上也是传来了刺痛。

    砰!

    紧接着,他的胸口被人重重的拍了一掌。

    如遭雷击。

    他整个人都是飞了出去。

    砰!

    他砸在了戏台的另外一侧上,上面挂着梨园春的那些旗帜,还摆放着锣鼓筝弦之类的乐器。

    随着一阵杂乱纷飞。

    他直接便是砸了进去。

    然后大半个身子,也是被埋在了废墟里面。

    而在他方才站立的位置。

    则是留下了一双断脚。

    还有一双断手。

    陆行舟斩断了他的双手双脚。

    “啊……”

    霎那间。

    楚青云已经是反应了过来,剧痛从四肢百骸涌入脑海,他于废墟之中惨叫出声。

    咻!咻!咻!

    这个时候,陆行舟没有停。

    他已经带着一阵劲风,冲向了其余的那些白莲教余孽。

    这些人,功夫有限。

    陆行舟就好像是狼入羊群。

    一瞬间的功夫。

    他的身影已经从第一个人的面前,窜到了最后一个人的面前。

    他停了下来。

    站在了自己刚刚出手之前站立的位置。

    手里的刀,低垂着。

    他的刀上面,有着一滴鲜血。

    正慢慢的从刀柄之处,向着刀剑流淌,然后,啪的一下子落地。

    哗啦啦!

    哗啦啦!

    这剩下的几十个白莲教余孽,纷纷倒在了地上。

    这些人,是没什么利用价值的。

    所以。

    陆行舟一刀就是解决了他们,都割断了脖子。

    “口气都不小。”

    “但本事都不大!”

    陆行舟右手都还没有握刀,他捏着兰花指轻轻的将一缕白发捋顺,然后扭头看向了正挣扎着从废墟里面爬出来的楚青云,还有薛红怜。

    两人浑身是血。

    已经完全没有了再战之力。

    “狗太监。”

    “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我跟你拼了!”

    薛红怜眼睛里的凶狠,几乎是像野兽一样,她不顾自己的断手,再度朝着陆行舟冲了过来。

    同时,又以断手为兵器。

    不断的将那些鲜血挥洒出来。

    她向以自己带着花柳病的血来毒陆行舟。

    砰!

    但陆行舟的实力,早已经今非昔比。

    浩瀚的内力直接炸开。

    砰的一下子。

    将那些血滴还有薛红怜本人,都是给震飞了。

    哗啦!

    这一次,薛红怜砸在了侧面厢房的窗户上。

    哗啦一下子。

    窗户直接裂开了。

    窗户纸还有灰尘一阵飞溅。

    薛红连口吐鲜血,从上面滑落了下来,瘫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

    她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你可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陆行舟有些不耐烦了。

    他手腕一翻。

    刚刚收好的阴刀,便是再度出现在掌心里面。

    刀锋上寒光闪烁。

    他抬起了手。

    要取薛红怜的性命。

    “咯咯……咯咯……

    薛红怜丝毫不惧,她嘴里流淌着鲜血,尖锐的笑了起来。

    “杀了我吧!”

    “反正我也没想活!”

    “来啊!死太监!”

    “阉狗!”

    唰!

    陆行舟手中的刀上,有劲气灌注。

    但出刀之际,那楚青云突然是大声喊道,

    “慢着!”

    “我手里有誉王和江湖门派勾结的证据。”

    “我全都给你!”

    “换她一命!”

    说话的时候,楚青云连滚带爬的从废墟之中挣扎了出来。

    他已经没有了手脚。

    只能用膝盖和手肘用力。

    拖着一条长长的血迹,挡在了薛红怜的面前。

    “你做什么?”

    薛红怜披头散发,眼睛里带着不解,还有愤怒,盯着他。

    “我做一件我一直想做,却从来没敢做的事情。”

    楚青云咳嗽一声,直接用一双断臂,把薛红怜抱在了怀里。

    “我早就该做这件事的。”

    “但是,我一直都害怕,害怕染病,害怕死掉。”

    “方才那一刻。”

    “我才知道,生死,病痛,在我心里都不如你重要。”

    “水月谷里面,有一位我的老朋友。”

    “叫常三相。”

    “你去找他,让他帮你引荐,去谷里面做试药人,或许能够帮你治好了这病。”

    “别辜负了我一番心意。”

    “怜儿!”

    楚青云用断臂用力的拍了拍薛红怜的后背,然后在她的脖颈上,轻轻的吻了一口。

    转身,挡在了薛红怜的面前。

    他盯着陆行舟,张开了断掉的双臂,鲜血流淌。

    他笑道,

    “陆公公,我所知道的信息,绝对有用。”

    “可否交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