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六十四章风雨欲来
    天上的云在这几日,越来越浓。

    也越来越低。

    空气里的压抑也越来越沉。

    阳光已经基本上看不到了。

    即便是白日,都能够感觉到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就好像是一座山要砸下来。

    而这长安城的百姓们,则是正处在那座山的阴影之下。

    陆府。

    同样处在这种阴森的压抑之中。

    院子里的那颗老槐树,上面的叶子颜色变的深了许多。

    少了鲜嫩。

    多了沉重。

    像是以为垂垂老矣的人。

    而在这树下,也是出现了一些零星的黄色落叶。

    那些放在窗户下面的花草。

    虽然整日里也有小玉的照顾,但也开始落叶了。

    “嘿。”

    小玉一手拎着扫帚,一手拎着簸箕。

    看起来纤瘦的身子在走廊之下轻盈起舞。

    那扫帚就像是一道笔。

    随着她的舞动。

    在这落叶和花瓣之上轻轻扫过。

    然后,落叶飞起。

    花瓣飘荡。

    就像是用笔在空气中写下了一道斑驳。

    哗啦!

    她又是一个漂亮的旋转。

    手里的簸箕探了过去,然后将这些落叶和花瓣都是一股脑儿地给收了起来。

    一个不剩。

    “不知道那个笨二狗怎么样了?”

    “他那个笨蛋,肯定武功现在已经不如我了。”

    小玉一边将扫帚盖好,一边哼着小曲儿朝着后宅走去。

    自从陆行舟发现了她在武功方面地特殊天赋。

    便是暗中给了她一部武功。

    三十六路拆花手。

    是三品地武学。

    在整个神武司地武库里面,也是级别相当高地。

    一般地人没有资格修炼。

    这路拆花手,对内力地要求不是很高。

    主要以招式见长。

    三十六路招式,每一路又掺杂了六路小招,每一路小招式又可以和其他六路地招式互相变幻,融合,真正修炼到大成以后,招式变幻无穷。

    即便是没有多少内力,也能发挥出极大地威力。

    小玉对武功招式地理解。

    相当地厉害。

    或许比陆行舟都还要厉害。

    所以,陆行舟便是给了她这部武功。

    正适合。

    至于内力。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的。

    这三十六路拆花手也有自己的心法。

    修炼的不快。

    但也够用了。

    经过这些时日的修炼,小玉的武功进境可是飞快。

    按照陆行舟的估计。

    怕是已经达到了力境中期左右。

    配合着拆花手的精妙。

    都可以在江湖上走走了。

    她很开心。

    陆行舟也很开心。

    二狗,也就是宋高,现在已经去了长生帮的地盘。

    那里。

    汪亭建立了一个新的帮派。

    叫做三清帮。

    主要负责长生帮的地盘还有人,以及一些之前的买卖。

    宋高这孩子心性不赖。

    现在已经是在帮里小有名气。

    据说,经过几次打打杀杀的事情以后,这武功也进步不少。

    未来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如今,小玉的武功天赋也展露了出来。

    虽然都还没办法上得台面。

    但是。

    迟早得事。

    再加上如今地汪亭,雨小田,陈慷,花无容,吕书行等等。

    一系列的人列出来。

    陆行舟这东厂。

    已经算是初具形态了。

    而且,外面还有江南第一大家,万家,江湖玄机阁的小公子,做为盟友。

    这东厂真的是,势力不小了。

    陆行舟总算是也再没有了以前的那种。

    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地憋屈之感。

    他可以预料。

    再过一阵子。

    东厂将真正地,刀锋出鞘。

    “誉王啊,您就是咱家这锋刀出鞘之前,最后一道磨砺了!”

    “不知道您,有没有收到咱家的邀请。”

    “准备好呢?”

    屋子里。

    陆行舟靠在摇椅上,一边轻轻的前后摇动着,一边用右手的食指轻轻地敲打着摇椅的把手。

    咚咚!咚咚!

    声音起伏,很有规律。

    而那摇椅也是摇的分外和谐。

    “赶紧开始吧。”

    “咱家要等不及了啊。”

    陆行舟闭着眼睛,脸上露出了笑。

    还有期待。

    ……

    誉王府。

    接连几日。

    这府内的情形都不是很好。

    除了天气的原因,主要还是誉王殿下的原因。

    下人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誉王的脾气越来越不好。

    总是时不时的就暴怒。

    有两个婢女已经是被打死了。

    府上的所有下人们,都是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生怕自己也不小心触了誉王的霉头。

    在这种压抑的氛围下。

    就连府内的几位妃嫔,也是有些不敢放肆。

    整个誉王府,都好像有种风雨欲来,山崩地裂的感觉。

    “王爷。”

    此刻。

    在这誉王府的议事大殿里,白君曰还有誉王,以及两位身穿黑衣的将领,正站在一起,商量着逃出长安城的事情。

    这件事。

    干系重大。

    几乎是关系着谋反之事的成与败。

    大家都很小心。

    同样的。

    为了防止秘密泄露,他们也不敢去通知别的人。

    只有他们四个。

    这四个最关键的人。

    也是最核心的人。

    来商议。

    这两名黑衣的将领,是誉王从很小培养起来的,护卫死士。

    他们每人统领二十五名黑衣卫。

    时时刻刻保护着誉王的安全。

    马上。

    誉王就要准备逃离长安城了。

    可以预见的。

    这一路上都不会太安稳。

    所以,这黑衣卫就得完全调动起来了。

    不能再有丝毫保留。

    “白先生,说说你的计划吧。”

    大殿里很安静。

    连一丝风都没有。

    昏暗的光,压抑的空气,还有那潮湿的味道。

    让这大殿里的气氛也格外低沉。

    誉王依旧是那副沉稳淡然的样子。

    面色平静。

    好像外面那些风雨欲来云满楼,根本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确实很平静。

    其实。

    那些暴躁,那些愤怒,都是他故意装出来的。

    他知道。

    东厂的人现在肯定在盯着自己。

    他们看到自己暴躁,自己愤怒,自己失控,一定会觉的自己沉不住气了。

    多少会有些大意。

    到时候。

    就会更有利于计划的实施。

    说完,誉王接过了白君曰送过来的茶,然后轻轻的抿了起来。

    “第一步。”

    “制造混乱。”

    “王爷在宫里面已经安排好了奸细,明天一早,在上朝之前,给陛下服用的参汤里面,会有剧毒,陛下只要喝一口,也就必死无疑。”

    “皇帝驾崩。”

    “以朝廷如今的形势,必然会大乱。”

    “东厂的人,也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宫,稳定朝局,说不定,也会参与争权。”

    “当然,他们怎么乱,那是他们的事情。”

    “他们越乱,王爷离开长安就越顺利。”

    “第二步。”

    “王爷的替身,会大张旗鼓的前往皇宫,表面上是稳定朝局,其实,是为了将朝局搅动的更加混乱。”

    “同时,也吸引东厂之人的注意。”

    “第三步。”

    “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王爷假扮的樵夫,会从后门离开,独自出长安城。”

    “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你们这些人,要在第二天再陆续离开长安城。”

    “你们分三批离开,总宫耗时三天。”

    “这三天,王爷的替身,会不断在朝廷里露面,周旋,吸引别人的注意。”

    “等你们全都出了长安城。”

    “然后与王爷汇合,便一路护送王爷前往滇州。”

    “走蜀中线。”

    “玄机阁的人,会沿途给你们接应。”

    “一直到过了沧江口。”

    “王爷就安全了。”

    “再入滇南起事,大业可成!”

    说完。

    白君曰将一枚令牌砸在了桌子上。

    这枚令牌掌心大小。

    通体红色。

    呈现着八卦的形状。

    在外围边缘的地方,雕刻着九条白色的蛟龙。

    九条蛟龙首尾相连。

    把这令牌包围。

    而在这令牌的中央,便是两个字。

    大内。

    这枚令牌,是大内的白蛟令。

    当然是假的。

    是誉王耗费了很大的精力和人力,从皇宫大内取出来的模板。

    然后命能工巧匠模仿而成的。

    和真正的白蛟令一模一样。

    白蛟令。

    乃天下公认。

    能够在关键时刻,调动一州之府军,听其号令。

    这是誉王早就准备好的。

    就为了有朝一日。

    可能用到。

    “这枚白蛟令,给你们二人。”

    “万万护送王爷安全离开长安,回到滇南。”

    白君曰深吸一口气,眼睛里闪烁着凝重,还有一丝决然,对着两名黑衣人深深拱手。

    “白先生,那您呢?”

    两名黑衣人皱了一下眉头,面露担忧。

    “王爷的替身要露面,我也得跟着。”

    “不然的话,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我就不能跟你们去滇南了。”

    白君曰笑了笑,爽朗的道,

    “无妨。”

    “若是老夫命大,或许也能去滇南再与你们相聚。”

    两名黑衣人闻言,没有多说。

    纷纷向白君曰拱手。

    沉声道,

    “多谢白先生,我等定在滇南恭候大驾。”

    白君曰没有再多言。

    而是看向了誉王。

    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道,

    “王爷。”

    “接下来的几日,就要委屈您了。”

    “本王不委屈,委屈的是白先生。”

    誉王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然后站了起来,他把座椅往后推了一些,郑重其事对着白君曰作了个揖,然后沉声道,

    “本王多谢白先生之恩。”

    “若有幸能滇南再见,白先生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白君曰拄着拐杖,往后退了些。

    也是对着誉王躬身,感激道,

    “多谢王爷厚爱。”

    “此生能侍奉王爷,是白某的荣幸。”

    ……

    万和宫内。

    灯火通明。

    大殿被照耀的宛如白昼。

    阴沉压抑了好几日的天气,终于是到了要爆发的节点。

    整个夜色都是低沉的可怕。

    那些阴云。

    好像就是落在人的头顶上一样。

    而空气里,也是逐渐的开始起风了。

    呼啦啦!

    风吹过了外面的花园,吹过了凉亭,吹过了池塘。

    最终透过那窗户落入了大殿里面。

    花园里的树影摇曳。

    花瓣坠落。

    凉亭里的风铃清脆作响。

    池塘的水面上,出现了一道道德波纹。

    而那万和宫的窗户前。

    纱帘也是剧烈摇晃。

    屋子里的火光也是晃动了起来。

    吱呀!

    老皇帝的双手从后面探过来,帮着万贵妃将这窗户给关闭了。

    “谢陛下关怀。”

    万贵妃转过了身子,对着那虽然不再魁梧,但依旧精神飞扬的老皇帝,微微欠身。

    “今夜,这雨怕是就要来了。”

    老皇帝走向卧榻。

    万贵妃急忙是搀扶住了老皇帝的手臂。

    “是啊。”

    万贵妃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凝重,道,

    “而且定是一场大雨。”

    她口中的大雨。

    不仅仅是指的这一场即将降临的夏雨。

    还指的是那即将到来的朝堂之雨。

    天下之雨。

    “你说,老三能不能通过这次考验?”

    老皇帝坐在了卧榻上,顺带着也将万贵妃拽到了一旁。

    他轻轻的抚摸着万贵妃的手。

    低声问道。

    这次风雨,除了要除掉誉王。

    也有考验三皇子的意思。

    “三儿……”

    万贵妃身子微微柔软,靠在了老皇帝的胸口,柔声道,

    “他是个好孩子,但其实,不一定是个好君王。”

    “臣妾是知道的。”

    万贵妃,又怎么会不懂老皇帝的心思呢。

    “但他毕竟是臣妾的孩子。”

    “他就算不行,臣妾也是要帮他的。”

    万贵妃在心里说道。

    “他如果经受住了这次考验,那么,也就长大了。”

    老皇帝似乎是明白了万贵妃的意思。

    笑了笑。

    将后者揽入了怀中。

    轰隆!

    一道闪电。

    从远处的苍穹里倾泻而出。

    撕裂了夜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