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七十六章天润客栈
    第一百七十五章各方展露

    清晨。

    霞光万丈。

    数十道轻骑从长安城疾弛而出。

    乃东厂番役。

    还有大理寺总捕。

    有消息随之传出。

    誉王毒害陛下,意图谋反。

    如今已经逃出长安。

    欲返滇南起事。

    目前踪迹未知。

    而东厂,大理寺,已经派出了最精明能干的番役和捕头,沿路追捕。

    一时间。

    天下惊!

    ……

    王家。

    前院的会客厅。

    王秉义坐在主位,他的左侧下方,是一个年纪轻轻,但少年老成的男子。

    一身青衫。

    面庞冷峻沉稳。

    身后还站着一名魁梧如山的汉子。

    这年轻男子便是卢长青。

    是卢德仁派来固城的。

    不仅是固城,还有通江。

    卢德仁都派了心腹。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到了目的地之后,一则寻找誉王的踪迹,二则勾结联合当地的力量,辅助誉王摆脱朝廷的追捕。

    他们,不一定要亲眼见到誉王。

    但是,一定要让誉王知道。

    暗中帮助他逃脱的,是卢家。

    卢长青来了固城。

    因为他的能力,手段,各方面都比另外一人强。

    所以他来固城。

    固城里面,有他们的老对手,王家。

    他需要和王家斡旋。

    “王兄,官府的海捕文书已经下来了。”

    卢长青对着王秉义拱了拱手,捋了捋下巴上并没有蓄多少的胡须,道,

    “那誉王必然已经离京了。”

    “按照时间来算,不是到了通江,就是入了固城了。”

    “你可有什么发现?”

    王秉义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我已经派王家的人四处打探了,这几日进入固城的人,也都基本上暗中观察了一遍,并没有找到王爷的踪迹啊。”

    “王爷藏得有点儿……”

    王秉义没敢继续往下说。

    怕对王爷不敬。

    但这家伙。

    藏得真的是太严实了。

    “倒是也无妨。”

    卢长青目光闪烁了一下,身子往王秉义的方向凑了些,脸上带着笑容,道,

    “誉王不露面没关系,咱们只要尽到了咱们的心意,他也能看到。”

    “那些东厂番役还有官差,不是已经进了固城吗?”

    “咱们可以……”

    卢长青的手,在脖子上轻轻划过,眼睛里也掠过阴森。

    杀了这些官差番役。

    就更方便誉王逃走。

    也能耽搁海捕文书传递的速度。

    “杀官差?这……不可,不可!”

    王秉文到底不是真的傻,连连摇头。

    杀了官差,这事情就彻底坐实了。

    就真的是和朝廷作对了。

    到时候,誉王不管能不能逃出去,他王家都得完蛋。

    他可不敢。

    “王兄误会了!”

    卢长青见王秉义这般举动,目光里闪过了一丝失望,连忙笑道,

    “我不是让你杀官差,我是让你略施小计,拦他们一下。”

    “驿站里,肯定有你们王家的人吧,这还不简单,在饭菜里做些手脚,他们少说得耽搁一日的行程。”

    既然王秉义不杀。

    那就用别的办法。

    “这倒是可以……”

    王秉义点了点头,

    “阻拦这些官差,也是帮了王爷。”

    “那个……”

    王秉义想了想,又是看向卢长青,有些期待的问道,

    “事情我会做稳妥,那你卢家那边儿,答应的事情,可不能食言。”

    “放心。”

    卢长青轻松一笑,道,

    “卢家已经开始着手把通江的所有人撤走,你王家现在就可以派人过去接手了。”

    这是交易的条件。

    王家在固城蜗居了太久。

    王氏一直主张往南,朝着蜀地发展。

    但始终过不了卢家的这道坎。

    王秉义已经不耐烦了。

    他决定。

    向西边发展。

    也就是通江方向。

    借着此事,和卢家达成协议。

    卢家撤回通江已经占据的产业,王家接手。

    打开直通西域的关陇之道。

    而王家,日后也不会再觊觎蜀地。

    最后。

    如果誉王真的谋反成功了,卢家会在誉王面前,替王家捞一功。

    王秉义觉的。

    这怎么着对王家都不亏。

    便是痛快的应下了。

    ……

    卢长青和王秉义商量好计划。

    便是在护卫的陪同下,离开了王家。

    回到了他们暂时居住的那栋宅子。

    魁梧的汉子守在了门口。

    卢长青则是走进了前厅。

    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正坐在屋子里等候着。

    乞丐有些年纪了。

    头发都有些花白了。

    额头上,皱纹满布。

    脸上还有不少常年风吹雨打留下的痕迹。

    “见过主子。”

    乞丐见卢长青出现,连忙起身,然后跪在了卢长青脚下,深深磕头。

    他是固城的乞丐头子。

    马峒!

    整个固城里面,大大小小的乞丐团伙,暗地里都称他一声马帮主。

    他也是卢家安排在固城的一根钉子。

    一只眼。

    盯着固城的一切。

    盯着王家的一切。

    本来。

    卢家不想暴露马峒的存在。

    但这种关键时刻,顾不及这么多。

    只能。

    牺牲一些。

    尽快找到誉王的踪迹,然后把卢家的心意拜送上去。

    “找到了吗?”

    卢长青长话短说,没有任何废话。

    “还没。”

    马峒摇了摇头,一些头屑,还有一片斑驳的叶子从那像是鸡窝般的头发上飘了下来。

    卢长青目光闪烁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

    好像完全不在意。

    马峒继续道,

    “我手下的兄弟,把整个固城都翻遍了,没找到王爷。”

    卢长青面色一沉,又问道,

    “那可疑的人呢?”

    “这倒是有一伙儿……”

    马峒抓了抓脸上密密麻麻的络腮胡子,道,

    “有一批镖师,他们不像是正常押镖的,对道上的一些暗号,手势,都不懂。”

    “我派人试过他们,一看就是外行,假装的。”

    “但那头领武功肯定比我强,我也没敢招惹。”

    卢长青听到这些话,眼睛里顿时闪烁出了亮光,几乎是按耐不住的道,

    “带我去!”

    “快!”

    他猜测。

    这很有可能就是誉王的队伍。

    ……

    那一队镖师。

    当然是誉王的队伍。

    他们之所以被发现,也是白君曰计划之中的事情。

    白君曰知道。

    这天下合之大势已久。

    到了分的时候。

    这一路过去,必然会有很多人,有很多心思。

    他也想。

    借着这五十名黑衣卫,试一试这一路上的各路人马。

    试试他们的心思。

    也试试他们的想法。

    以方便日后起事的时候,有所联合,有所避让。

    所以。

    他必须把人露出来一些踪迹。

    才能和这些人接头。

    这一路镖师。

    就是他故意让黑衣卫露出了马脚,然后等待愿者上钩的。

    当然。

    白君曰不会泄露誉王的真正踪迹。

    因为,他不相信任何人。

    只有誉王到了滇南。

    一切才真正结束。

    此刻。

    这一路镖师,正住在天润客栈里。

    四位镖师。

    一位镖头。

    都是气境的高手。

    他们护送的东西,是一个大概一人长的铁箱子。

    箱子表面上着锁。

    不只是一道锁。

    而是足足四道锁,把四个面都给封死了。

    每时每刻。

    这箱子的旁边,都至少有一名镖师看守。

    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卢长青的人,已经来到了天润客栈之外。

    “送上我的拜帖。”

    “就说蜀地卢家,想送他们一程。”

    卢长青打探清楚了这一队镖师的所有细节,几乎已经明白了。

    誉王应该就藏在那处铁箱子里面。

    镖师押送。

    铁箱子掩人耳目。

    誉王藏身其中。

    这还真是个不错的办法。

    卢长青心里暗暗点评道,

    “但是这办法,还是不够天衣无缝,这些王府的侍卫,差了些,被我的人找到了。”

    他虽然赞叹这个办法。

    但对自己的手段和智慧,则更加得意。

    因为,他识破了这个办法。

    他是第一个找到誉王的。

    这功劳。

    也会最大。

    “公子,总镖头请您上二楼。”

    稍许之间。

    上去送信的魁梧汉子便是回到了卢长青身边,他点了点头。

    点头的意思。

    是安全。

    汉子借着送信的功夫,已经观察了客栈的全貌。

    除了那几名镖师。

    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江湖人士。

    而那几位镖师。

    显然不会动手的。

    因为他们不想暴露。

    所以。

    里面安全。

    卢长青点了点头,跟在魁梧汉子身后,走进了客栈。

    然后,一主一仆便是走向了二楼。

    这伙人住的还不错。

    天子一号房。

    ……

    “在这里?!”

    卢长青等人进入客栈的同时,在这客栈的外面,有一个沿街叫卖的小贩,正盯着他们。

    这个小贩一身粗布衣。

    肩膀上背着个货担。

    见到卢长青等人进入了客栈,饱经风霜的幽黑脸庞上,浮现出了浓浓的笑容。

    几乎是掩饰不住。

    他已经顾不得叫卖了,飞快地拎着扁担,朝着远处跑去。

    他是王家地人。

    不是王秉义的人。

    而是王氏的人。

    王氏这些年虽然不管理王家了,但是从来没有放手过权柄。

    她一直都知道。

    任何人都信不过。

    她当年能杀了自己的丈夫。

    她儿子,有朝一日,也有可能背叛自己。

    所以。

    她一直都有自己的一套人,潜伏在固城的各个地方。

    盯着这固城的一举一动。

    也不断的传递来自于长安城的消息。

    包括陛下的消息。

    有些人。

    就连她身边的那位老丫鬟,也不知道。

    当然。

    这个货郎,老丫鬟还是知道的。

    也是老丫鬟派过来盯着卢长青等人的。

    就是要借着他们。

    找到誉王。

    果然。

    不出所料。

    双方见面了。

    货郎飞快地消失在了街道地尽头。

    ……

    在街道的对面。

    还有一间小小的饭馆。

    不是很大。

    人也不多。

    里面坐着一个和尚。

    脸色有些蜡黄,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

    面庞上带着萧索,还有一些明显的皱纹。

    他穿着破旧的袈裟。

    正坐在正对着门口的一处桌子旁,吃着午饭。

    如果乍一看的话,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和尚。

    苦行憎。

    但若是仔细看,则是会发现,这和尚面容轮廓之间,有几分誉王的线条。

    不过非常的不明想。

    但若真的能够贴近到这和尚面颊之前去看的话。

    则是还能够发现,那隐藏在脖颈之处的,一丝非常不易察觉的皮屑。

    那是易容产生的。

    一般都看不见。

    只有靠近和尚面前,仔细看,才能够发现。

    午饭很简单。

    有一叠花生米。

    三个馒头。

    还有一碗清淡的汤水。

    这是和尚化缘得来的。

    和尚,自然是假扮誉王的陆行舟。

    他在这里。

    是为了观察一下。

    这里的情形。

    镖师露出了马脚,会引诱出谁来呢?

    王家的人?

    还是这固城里的哪个势力?

    刚刚上去的那位公子,又是谁?

    他目前还不清楚。

    因为。

    按照计划,任何黑衣卫,都不能直接和他接触。

    但是,稍许之后。

    黑衣卫假扮成的总镖头,会送那些人出来。

    然后,那人会给陆行舟,也就是这个誉王,一些暗示。

    暗示出这些人的来历。

    “白君曰这个老头,还真是厉害。”

    “这一环又一环。”

    “如果不是咱家提前有所知晓,都得被他耍的团团转!”

    陆行舟抓起一粒花生米,扔进了嘴里。

    一边慢慢咀嚼着。

    一边念道,

    “阿弥陀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