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九十五章五层楼上
    两日的时间。

    很快就过去了。

    大云镇的卢家一脉,被人暗中灭门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不过,仅限是一些特定的人知道。

    必如卢庆仁。

    必如卢家一些人。

    大部分人还是不知道的。

    因为被卢德仁把消息封锁了起来。

    这个关键时刻。

    他不想闹出任何的乱子。

    灭掉大云镇卢家的同时,他还着手,命令鹰四处带人攻击光明教的据点。

    这些个据点,有一部分,都是卢德仁早就探知到的。

    同样因为要送誉王离开的原因。

    他暂时没有动。

    但是现在,这些人竟然要打誉王的主意,他就不能再忍了。

    接连两日的时间。

    整个汉中城看起来像是风平浪静。

    古井无波。

    但是。

    在汉中城之外的地方,那些村子,镇子里面,鹰和光明教的人们正在互相厮杀。

    在人数上,光明教的人其实占据优势的。

    但是,在战斗力上,鹰甩开了光明教几条街。

    而且鹰的攻击很精准。

    他们只杀光明教的那些重要人物。

    其余的百姓之类,一律不管。

    这样。

    他们的杀戮范围也会小很多。

    省事很多。

    而同时,对光明教的破坏也会非常的大。

    甚至。

    和许苍苍同门的一位男夫子,也是被人暗杀在了村子里。

    当时那位夫子正在给一群孩子们传授光明教的教义,同时,教他们读书写字。

    突然之间。

    从窗户外面射出来了一道箭。

    就这么直直的射在了那位夫子脖颈之上。

    箭贯穿了那位夫子的脖颈。

    鲜血飞溅。

    他也是当场丧命。

    一时间。

    光明教的人都是人人自危。

    “卢德仁急了。”

    “那就说明咱们的计划有效果。”

    “他很害怕在誉王面前丢脸!”

    “他很在意这件事!”

    义庄附近的那处草屋里,孙仁笙,张亭山,许苍苍三人,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那为男夫子则是没有出现。

    他正在外面组织光明教的人进行反抗。

    当然不是和那些鹰厮杀。

    而是转而去破坏卢家的一些重要设施。

    比如卢家的布庄。

    卢家的染坊。

    卢家的仓库等等。

    这算是对卢家杀戮的还击。

    如果他们什么反应都没有的话,不仅会寒了光明教的一众教众的心,也会更加引起卢家的怀疑,怀疑他们的真正目的。

    所以,必须要搞一些事情。

    短短两日的时间。

    卢家的产业,尤其是处在乡镇之间的那些,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损失。

    但对于卢家的巨大产业来讲,却也都是皮毛。

    “卢庆仁那边儿商量好了吗?”

    张亭山手里端着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着。

    一旁的孙仁笙看着自己的花银子买的烟丝随着火光忽闪,迅速减少,一脸肉疼。

    但张亭山却像是没有看到,他盯着许苍苍问道,

    “这可是关键,他掉链子的话,咱们全都得玩完。”

    “没问题。”

    许苍苍把额头上的红发往耳后捋了一下,笑着道,

    “我把大云镇的事情给他一说,他心里就已经担心的不行了,他不知道大云镇的事情,有咱们催化,只知道,卢德仁要对他下手了!”

    “他已经准备好了人手。”

    “今晚上就会入汉中,杀誉王。”

    许苍苍对卢庆仁这个人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这人心高气傲。

    总是觉的当年父亲输给了卢德仁的父亲,是输给了运气,他不服。

    他还想一步一步把这些东西都给赢回来。

    但他不知道的是。

    他自己没有那个本事,也没有那个手段,更没有那个智慧和沉稳。

    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富家少爷而已。

    或许他比较聪明。

    但这些年,在林场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没有和多少人打交道,也没有多少历练。

    他并没有真正的发展起来。

    他只有一些小聪明而已。

    甚至,都不如许苍苍这种常年和卢家打对头历练出来的强。

    所以许苍苍对利用这卢庆仁,也是有几分自信。

    “既然如此,咱们的人也不用藏着掖着了,这种机会只有一次,今晚上咱们尽可能的配和,一定要把誉王给杀了!”

    张亭山,孙仁笙听着许苍苍的话,这面庞上的神色也是变的凌厉了起来。

    杀了誉王。

    他们光明教就是朝廷的大功臣。

    而相反的。

    保护誉王的卢德仁,就是朝廷的反臣。

    到时候,光明教应该能够得到朝廷的一些支持,怎么都能占据一定的先机。

    说不定还能够摆脱现在这种被动的局面。

    这是他们崛起的机会。

    “我去通知手下那些弟子,今晚子时,集合。”

    “子时!”

    “我也会带着卢庆仁准时出现在客栈附近。”

    “不见不散!”

    三人分别商定好了时间,然后目光冷冽,将拳头砸在了中间的那张桌子上。

    桌子颤抖了一下。

    三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之中相对。

    里面都是冷冽的光。

    希望的光。

    ……

    夜来的很快。

    也很汹涌。

    天边的夕阳还没有待上多长时间,晚霞也没有被人们欣赏够。

    好像突然之间,就一切都消失了。

    整个天地都变的昏暗了下来。

    天空上的黑色,就像是被人用墨水在涂抹一样,先是黯淡,然后浓烈,最后彻底漆黑。

    那速度很快。

    最后,只剩下了零星点点的星辰。

    还有议论黯淡无光的月。

    今夜有些阴沉。

    街道上的风吹过,也带着一些寒凉的感觉。

    说到底。

    是已经入秋了。

    距离秋分之日,也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所以,这暑气渐散。

    寒霜渐来。

    如今又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街道上的百姓们也没有过多停留的意思。

    纷纷加快了脚步,赶回家中。

    也就是个把时辰的功夫。

    整个汉城都是安静。

    街道上不见几个人影,就连打更人敲铜锣的声音,都是显得有些萧瑟。

    呼!

    风吹的似乎厉害了些。

    看来,今夜将会有一场大雨。

    倾盆之后。

    这秋就会更加的浓郁了。

    也将逐渐进入收获的季节啊。

    天上居。

    陆行舟早已经将今日的书讲完。

    然后在客人们的怒骂加上期待之中,回了后台的住处。

    他又开始了修炼。

    好像外面的事情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起风,有云,可能下雨的缘故。

    天上居的客人们也没有多留。

    听完了陆行舟的书。

    就陆续地回家了。

    整个一二三层都显得空落落地。

    有些冷清。

    而在这众人看不到第五层之处。

    则是还有着一些客人。

    他们能够进入第五层,都是不差银子的,所以无论外面有雨或者没有雨,对他们都没有影响。

    他们可以花银子留在这里一整晚。

    也可以请车夫过来,载着自己去想去的地方。

    这里的热闹,依旧持续。

    在靠着东北角落的位置,那间屋子里,和别的屋子不同。

    没有侍女伺候。

    没有乐女舞姬。

    也没有多么豪奢的酒菜。

    一切都很简单。

    两个男人也都没有坐在桌子旁,而是站在窗户前,并排着,望着外面的夜色。

    还有远处闪烁着的一些光火。

    左面的男子。

    是卢德仁。

    右面的男子,是那位私塾的先生,赵夫子。

    他的量天尺插在腰间。

    右手抚着白须。

    面上有着些许的期待。

    卢德仁到是依旧沉稳,双手负在身后,平静的盯着远处。

    眼睛里,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两个人在等。

    等卢庆仁和光明教的人出现。

    等这些人动手。

    “真没想到,王爷还给咱们提供了这么好的机会!”

    “差不多能把光明教的根给拔了!”

    赵夫子见时辰还早些,转身去把桌子上的茶端了过来,递给卢德仁。

    “劳烦夫子了。”

    卢德仁接过了茶,颔首致谢。

    起初。

    光明教出现在大云镇附近的时候,卢德仁确实以为,二叔要和光明教联手闹事。

    反正迟早都要解决了二叔的。

    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

    一不做二不休。

    但当出去做事的鹰回来,向他汇报情况的时候,他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

    二叔那边,竟然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

    更主要的是。

    二叔手底下的那些拿得出手的人,也都在外地。

    并没有回汉中。

    这就不对劲儿了。

    二叔如果想要做事的话,那些人肯定是要回来的。

    敏锐的卢德仁,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迅速的派人去调查卢家周边的几支支脉。

    尤其是他控制力量较少的那几支。

    然后。

    就顺理成章的发现了卢庆仁在林场的异常举动。

    卢德仁的鹰,只需要稍微深入打探,就基本上将事情的真相全都掌握了。

    许苍苍设计除白云镇支脉。

    然后借此吓唬卢庆仁。

    让后者和光明教联手,刺杀誉王。

    破坏卢德仁的计划。

    知道了这些。

    卢德仁不动声色,把七十只鹰,调遣了过来。

    准备等光明教和卢庆仁的人手都到了以后。

    来个一锅端!

    然后,自己在这五层楼上。

    看热闹。

    “这许苍苍,虽然是一介女流之辈,倒也有几分本事。”

    “我卢家年轻一辈里面,比她强的不多啊。”

    卢德仁抿着茶,视线又是落向了远处。

    夜色虽然黯。

    但誉王所在的那处客栈,灯笼都亮着。

    就像是夜里的灯塔。

    在这夜色里面。

    看的清清楚楚。

    卢德仁眼前闪过那个红头发的影子,眼中竟然有几分笑意,还有赞许,轻声道,

    “若是能为我所用,将来,定能把这卢家后宅镇的踏踏实实。”

    “少爷动心了?”

    赵夫子扭头看了一眼卢德仁,捋了一把胡须,笑道,

    “但老夫听说,那许苍苍长相倒是一般啊,而且,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倒是像个村姑,比我都要黑上一些啊!”

    “哈哈!”

    卢德仁并没有因为赵夫子的笑话而恼怒,反而是笑出了声,

    “长相?黑?”

    “有什么关系?”

    “我卢德仁想要美人儿的话,什么样的我得不到?哪怕是皇宫贵族,王妃公主,我若是费些心思,也能给她弄来,让她乖乖听话!”

    “但唯独,这巾帼之辈。”

    “难寻!”

    “天下倒也不是没有,万家贵妃,固城王氏等等,也都是人物。”

    “不过,已经与我无缘。”

    “我的视野之内,只剩下这许苍苍一个啊,只能凑合!”

    赵夫子听着卢德仁的这番话,也是无奈的笑了笑。

    他明白。

    卢德仁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在心里,也是瞧不上许苍苍这般容貌长相的。

    以后者的身份和本事,找许苍苍这样的,真的亏。

    或许万贵妃那种身份,地位,容貌,再年轻一些,才配得上他。

    但世间,有几个万贵妃?

    “真要凑合?要不,老夫下去吩咐一声,让鹰留她?”

    目光闪烁了一下,赵夫子笑着问道。

    “哎,罢了!”

    “她能逃出来,再给她机会,否则……算了!”

    卢德仁又是摇了摇头。

    咔嚓!

    两个人对话的时候,这天上的云已经是越来越浓了。

    那些为数不多的星光,那月光,也都是完全看不见了。

    街道上的风。

    呼呼的刮。

    而在这五层楼顶上,更是能够感受到一种如刀般的寒凉。

    还有凶猛。

    紧接着远处的苍穹里,应该是在距离汉中城很远的地方,迸射出了一道闪电。

    好像撕裂苍穹。

    雷声稍后滚滚而来。

    空气中。

    也随之下起了雨。

    哗啦啦的声音,迅速扩大,很快,这雨已经是淹没了所有的街道。

    甚至整座城。

    “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