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二百零一章障眼
    天上居。

    陆行舟已经连续又讲了两日的书。

    这次所讲的,不再是石泉城程蛮子大盗的故事。

    而是固城王氏围杀誉王的故事。

    这件事,陆行舟也是亲自参与过的,所以,讲起来更是声情并茂,高潮迭起。

    这两天下来。

    整个天上居的一层到四层,全都是爆满。

    甚至还有人专门蹲在门口听书。

    这可是把老掌柜给乐的从脚尖都能看出笑来。

    整天就坐在柜台那里,劈里啪啦的打着算盘,那银子哗啦啦啦的像是流水一样,钻进了他的口袋,日渐饱满。

    老掌柜看着陆行舟在台上口若悬河,惟妙惟肖。

    甚至动了别的心思。

    这要是把这个说书的该永远留在天上居,天上居的生意,能直接翻上去好几倍。

    这可是个大财神啊。

    老掌柜琢磨着,在自己的这些孙女儿啊,孙侄女儿啊之类的姑娘里面,挑选出来一个。

    把这说书的给留下来。

    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掌柜,早就把事情看的通透。

    什么身份地位,什么门当户对。

    才没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才华。

    一个人有才华的话,而且没有什么不良的心思,在这一方世界里面,肯定不会过的很差。

    哪怕这家伙永远是个说书的,就靠他编故事这本事。

    也能赚的盆钵满营。

    毕竟。

    这才几日,老掌柜已经给陆行舟送了三次银子了。

    总共几十两啊。

    这还是说书的他要的少。

    如果按照正常的价钱来算,说书的这几天时间,已经挣了一百两了!

    这钱,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着!

    所以他是真的想把这个人留下来。

    这口才,加上天上居的名气,绝对能打造出一个不亚于那些戏角儿的人物。

    他开始琢磨。

    开始从自己的那些小辈的适龄女子之中,寻找合适的人选。

    不管成不成的,多少得试试不是?

    啪!

    又是一声代表着说书落幕的惊堂木之声传来。

    这天上居的一层到四层,所有的客人,都是从陆行舟所讲的那精彩场面之中回过了神儿来。

    人们先是恍惚了一瞬。

    然后轰然鼓掌。

    “好!”

    “好一个王氏!”

    “就该把这狗王爷给打死在慈念阁!”

    “讲得好,看赏赐……”

    一二三层的人们,都是一些普通人,赏赐不多,无非就是一些铜板啊之类的。

    四层的人赏赐的便是碎银子了。

    一两,二两,五两,都有。

    一会儿的功夫,陆行舟手里捡了一大堆的铜板。

    而老掌柜那里则是替他又收了十五两的银子。

    “各位,咱们明日继续!”

    陆行舟拱了拱手,然后又是给众人鞠了个躬,便是微笑着退了下去。

    大堂里的热闹依旧在继续。

    人们被刚刚的故事点燃了热情,在纷纷讨论。

    讨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陆行舟回到了幕后,将怀里揣着的铜板都一股脑儿地倒在了旁边的铁盆里。

    自从名气上来了以后,老掌柜就给他安排了一个伙计。

    专门伺候着。

    伙计连忙将盆端起来,一边点头,一边道,

    “这就给您登记在掌柜的那里,一分不会少您的,以后全都换成银子。”

    陆行舟摆了摆手,走向自己的住处。

    他也不在乎会被伙计偷拿,也不在乎会被老掌柜克扣。

    反正,他也不在乎。

    推开屋门,看到了屋子里的光。

    许苍苍还没有离开。

    就一直躲在这里不肯出去。

    这时候。

    她正推开窗户,露出了一条不大的缝隙,朝着街道外面看。

    看那些叫喊着的小贩。

    那些走街串巷的货郎。

    还有那些来来回回的百姓。

    看外面的热闹。

    “前辈您回来了!”

    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许苍苍惊了一下,连忙将窗户关闭。

    这脸上有些不太自然。

    说实话。

    她是赖在这里不走的。

    她听说汉中城被关死了,而这几日,又见外面又不少的人在搜索着什么。

    她心里害怕极了。

    她觉的这肯定是卢家的人在搜查自己的下落。

    他们想将自己杀了。

    彻底覆灭光明教。

    她很害怕。

    她不敢出门。

    她觉的,这个说书的前辈很厉害,就赖在这里不走,希望前辈能够保护自己。

    许苍苍觉的自己有点儿厚脸皮。

    所以每次见到陆行舟都会觉的难为情。

    但也没有办法啊。

    她也不想前脚出门,后脚就被人把脑袋给摘了。

    只能赖着了。

    “卢家的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陆行舟也能猜到许苍苍的心思,不过,他对许苍苍还有所利用,所以,也没赶她走。

    这几日。

    陆行舟看外面的情况,感觉,卢家的人应该快到天上居了。

    那他的计划,该开始了。

    一边说着。

    陆行舟一边倒上了两杯水。

    一杯推到了桌子的对面,一杯留给了自己。

    他抿了一口,看着站在那里,局促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许苍苍,笑道,

    “我不是要赶你走,我是要救你。”

    “坐!”

    许苍苍听到这句话,眼睛里顿时浮现出了一丝掩饰不住的喜色。

    她飞快的跑到了桌子前,眼睛里带着期待,盯着陆行舟,

    “前辈,您当真要救我?”

    “笔墨拿来!”

    陆行舟摆了摆手。

    许苍苍立刻将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陆行舟的面前。

    原本屋子里是没有这些东西的。

    昨日。

    陆行舟对老掌柜说,自己要构思故事,需要笔墨记录,老掌柜连夜就让伙计送了全套的东西过来,这时候,正好能用到。

    “救!”

    陆行舟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字。

    然后,将这张纸对折起来。

    推到了许苍苍的面前。

    “按我说的去做。”

    “你可不死。”

    许苍苍接过了这张纸,迟疑了一下,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现在这种时候。

    她没有别的任何选择。

    只能听话。

    她觉的这位前辈应该不会害自己。

    毕竟,以对方的手段,如果要杀自己的话,和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啊。

    “恩。”

    ……

    黄昏时分。

    天有些阴沉。

    天上居的客人们害怕会下大雨,所以早早的便已经开始陆续离开了。

    再加上也没有陆行舟的说书。

    人们留着也没什么意思。

    这大堂里很快便是已经空荡荡的一片。

    只有零星的几桌客人,还在吃喝着,偶尔在桌上还传来一阵毫无顾忌的大笑声。

    大堂里的火光有些昏暗。

    老掌柜也没有什么心气儿,但毕竟不能离开,只能右手拖着下巴,在柜台上打盹儿。

    左手摸着键盘,有一没一的,胡乱拨弄两下。

    看起来十分的无聊。

    吱呀!

    大堂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因为今天阴沉,外面又有些风的缘故,所以这大堂的门一直都是关闭着的。

    害怕影响大堂里面的客人吃饭。

    这时候,门开了。

    便是有新的客人来了。

    这时候还有客人?

    老掌柜和店小二都是有些不耐烦,朝着那门口看过去,只见有三个穿着同样制式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为首那人看起来魁梧。

    两鬓有络腮胡子。

    一双眼睛瞪的宛如铜铃。

    给人不怒自威的凶悍之感。

    他后面那两人倒是看起来安静一些,平易近人一些。

    三人身上都带着同样制式的刀。

    黑色刀鞘。

    红色刀柄。

    老掌柜见到这刀,眼皮陡然间跳了一下。

    是不受控制的那种跳。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几乎是一路小跑着从这柜台后面跑了出来,然后迎接在了三人的面前,恭敬无比的鞠了个躬,然后问道,

    “三位有什么吩咐?”

    黑刀红鞘。

    是卢家的人。

    在这汉中城里面,没有人敢再有这种佩戴。

    卢家的人上门,老掌柜肯定是要给足够的面子的。

    他这间酒楼的幕后之人。

    就是卢家的某一位。

    说起来,他也只是卢家的下属。

    “听说你们这里来了个说书的还不错?带我们过去看看!”

    为首的男人轻声说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也很寻常。

    但听在老掌柜的耳中,却是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他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向着二楼的方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

    “这边。”

    三人跟在老掌柜身后,走向楼梯。

    听着身后的声音,感受着那种压迫感,老掌柜心里七上八下。

    他有些担心。

    担心那说书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事情。

    这若是影响了自己,该如何是好呢?

    他也担心。

    担心说书的被抓走了以后,这天上居的场子,该由谁来接着。

    他还有一点点的庆幸。

    昨晚上,他刚想好了要把谁嫁给那个说书的,但还没来得及挑明。

    今天说书的就出事了。

    他至少没犯大错误。

    不然女方那边儿不得恨死他?

    “在这里。”

    很快,老掌柜带着人来到了这间专门给陆行舟所安排的屋子前。

    这是很普通的屋子。

    外面的屋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三个凶悍的汉子都有些紧张。

    他们得到了消息,这里的有个说书的人,就是最近从固城,石泉那边过来的。

    他们最近在调查所有外来人员。

    寻找誉王的踪迹。

    万一,这个说书的就是那所谓的誉王呢?

    他们要时刻做好准备。

    这是鹰所必备的素质!

    “呼!”

    为首那人往后退了半步,右手放在了刀柄上,然后,左右的两个同伴小心翼翼的往前靠近。

    他们的右手也放在了刀柄上。

    准备随时抽刀。

    老掌柜见着他们这副样子,吓得脸都已经白了。

    手在打哆嗦。

    腿也是不受控制的往后退。

    “敲门!”

    一名汉子低声说道。

    “呃……好!”

    老掌柜后退的身子顿时僵了下来,他不敢后退了,但开门的动作,也是一阵紧张。

    就像是慢动作一样。

    哒哒!

    老掌柜把手抬起来,哆哆嗦嗦的敲在了门板上,然后强行控制着自己的紧张,道,

    “说书的,我是掌柜的,找你说点事儿。”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很安静。

    好像里面没有人一样。

    老掌柜愣了一下,那三个卢家的鹰也是纷纷皱起了眉头。

    砰!

    就在这个时候。

    屋子里面传来了一整闷响,好像是窗户被人踹开的声音,紧接着,这屋子对着的街道那边,也是传来了一阵尖叫之声。

    “不好!”

    三位卢家的鹰根本没有时间再迟疑,三人几乎是同时冲向了那屋门。

    哗啦!

    几乎没有任何的停滞,这坚固的,里面还被门插儿给锁住的屋门,直接就炸裂了开来。

    无数的碎裂木块纷飞,甚至连那门框都是直接开裂。

    整间屋子都摇晃了一下。

    然后,三名鹰冲进了屋子里面。

    他们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形。

    那个他们要调查的说书的人,被捆着双手双脚,嘴巴里塞着布,扔在了床边,这人显然经历了巨大的恐惧,正用力的瞪着鹰。

    请求帮助。

    三人根本没在乎这个说书的,直接冲向了那已经破裂的窗户处。

    顺着窗户朝着街道外面看过去。

    一道红发的瘦削身影,正以拼了性命的速度朝着西北方向狂奔。

    “不是王爷?”

    “是光明教许苍苍!”

    三只鹰对许苍苍也是略有耳闻,这时候,很快反应了过来。

    “追!”

    三人不再理会他们原本要调查的说书先生了,然后纷纷跳出了窗户,朝着许苍苍所奔的方向飞掠而去。

    “哎呀,哎呀,这是怎么了啊!”

    老掌柜过了很久才反应了过来,他急匆匆的冲进了屋子,一边给陆行舟解开了身上的绳子,一边惊恐的问道,

    “你这是惹上什么人了?”

    “别说了,吓……吓死我了,光……光明教的人,差点儿就把我给杀了!”

    “吓死我了!”

    陆行舟装出了一副惊恐的样子,一边摇头,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道,

    “老掌柜,这地儿我不能待了……我得走啊……”

    “要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