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二百一十章交锋
    陆行舟这么做有两个原因。

    其一。

    乱徐盛容心智。

    和徐盛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陆行舟对后者的一些习惯可谓了如指掌。

    她有严重的洁癖。

    不只是生理上的,而且还有心理上的。

    比如现在。

    自己拿了她的杯子而倒上酒喝。

    会很严重的刺激她的心里。

    让她产生极强的不适感。

    心乱。

    则阵脚乱。

    其二。

    也是防备着徐盛容。

    这酒配和黑瓷产生一种致幻的毒。

    徐盛容敢当着自己的面喝下去,定然是在这杯子里做了手脚。

    陆行舟早已经对徐盛容失去了信任。

    所以。

    他用对方的杯。

    “抱歉了,防人之心不可无。”

    陆行舟笑了笑,把自己的茶杯递到了徐盛容的面前。

    递过去的时候,他的食指特意放在了茶杯的边缘上,而因为刚刚勒着马缰的缘故,他的食指上还有些绳索勒出来的痕迹。

    有些灰尘。

    “如果容姑娘有诚意的话,请喝了这杯酒。”

    陆行舟举着酒杯,眼睛里带着笑容。

    “王爷……”

    徐盛容的眉头皱了起来,明媚的眼瞳里,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

    她厌恶对方用了自己的酒杯。

    也厌恶对方的手,尤其是不太干净的手,把酒杯举到了自己面前。

    但是。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那种厌恶全部给压制了下去。

    她伸手接过了酒杯。

    然后一仰而尽。

    誉王的意思很明显。

    大家如果要谈,就得开诚布公。

    这杯酒,是对徐盛容的试探。

    她想要继续接下来的谈话,就得喝下去。

    证明她对誉王没有别的心思。

    她必须喝。

    陆行舟一直在盯着她,发现她喝这杯酒的时候,眼睛闭上了。

    这也是徐盛容的习惯。

    闭眼。

    说明她在强迫自己喝这杯酒。

    她有意逃避这件事。

    她已经心乱了。

    这并不是说明她城府太差,而是她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

    一般人其实也根本看不出来。

    因为她掩饰的也很深。

    毕竟,就是眨一下眼睛,皱一下眉头的事情。

    但陆行舟对她了解至深。

    所以,自然不会错过。

    一杯酒下肚。

    徐盛容刚刚放下酒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陆行舟已经再度举起了酒坛子。

    哗啦啦。

    第二杯酒给她满上了。

    “开诚布公。”

    “是最好的谈判方式。”

    陆行舟举起了酒杯,对着徐盛容敬酒,

    “先多谢徐公府出手相救。”

    “王爷客气。”

    徐盛容似乎已经把所有的情绪都压制了下去,那张让任何男人都生不出丝毫不适的脸上,带着温婉端庄的笑容,道,

    “志同道合,本该携手并进。”

    两个人微笑。

    同时将绿蚁一饮而尽。

    “王爷。”

    陆行舟又在倒酒,徐盛容这次抢占了先机,身子略微往前倾了一些,率先开口,

    “想怎么谈?”

    “本王想先知道一件事情。”

    陆行舟把两杯酒倒满上,举起自己的酒杯,微微摇晃。

    里面的缕蚁酒随之震荡。

    反射出了些许亮光。

    “是徐国公要帮本王,还是容姑娘?”

    陆行舟微笑着,盯着徐盛容那双明媚如光的眸子,问道,

    “徐国公,有徐国公的谈法,容姑娘,有容姑娘的谈法。”

    “有区别吗?都是我徐家。”

    徐盛容的右手也落在了酒杯上。

    她没有端起来,而是食指和大拇指来回的拨动着酒杯。

    酒杯在桌子上来回滑动。

    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当然有区别。”

    “冒昧的说一句,徐盛容,和徐国公,可不能同日而语。”

    陆行舟的身子往后斜了稍许。

    靠在了船舱的壁上。

    面容有些轻松。

    “如果是徐国公作主,那本王可以直接放弃了,徐国公的能量和手段,本王自是不如的,没有必要再挣扎,再争抢,也没必要自取其辱。”

    “但如果是容姑娘……”

    陆行舟的话没有往下说。

    而是等待着徐盛容的回答。

    “是我。”

    徐盛容接过了陆行舟的话茬儿,道,

    “爷爷对此事并不知情。”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拨弄酒杯的动作,不知不觉的停顿了一下。

    做为天下公认的天之娇女。

    被人当面说不如自己的爷爷。

    虽然她也认可。

    但是这心里的骄傲还是有些受打击的。

    心,或许又多乱了一丝。

    “呵。”

    陆行舟早就料到会是如此。

    很早之前,他就已经再推衍自己和徐盛容的这次对话。

    他把自己之前对徐盛容的所有了解,都想到了,都仔细地,重新地,思考了一遍。

    然后才精心设计出了这次对话。

    一切。

    都在自己地掌控之中。

    “本王所料,果然不错。”

    陆行舟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那表情里,似乎对徐盛容有些不满意的样子。

    但是他隐藏的很好。

    这摇头的动作只是很轻微,然后就没有了。

    不容易察觉。

    “徐国公定然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容姑娘是背着徐国公,做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呼……”

    陆行舟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徐盛容眼中的神色微微变的紧张了一些。

    她有点儿摸不透对方的意思了。

    她第一次发现。

    原来这位誉王殿下,竟然如此厉害。

    一举一动,滴水不漏。

    还让自己陷入了这种被动。

    怪不得。

    他能够一路从长安城走到这沧江口,即便李因缘带着那么多人在沧江镇等候,也没有发现他的真身。

    这是个心思缜密,琢磨人心到极限的妖孽。

    武家。

    果然没有简单的。

    除了那个猪脑子的太子!

    “但本王就是欣赏容姑娘的这性子。”

    “巾帼不让须眉!”

    陆行舟突然把酒杯举到了徐盛容的面前,脸上,眼睛里,都带着一丝欣赏,道,

    “本王同意合作。”

    “容姑娘,请!”

    “请!”

    徐盛容被陆行舟的这举动又恍了一下,但依旧是一闪而逝,她微笑着,举起了酒杯。

    然后和陆行舟真正的碰在了一起。

    酒水摇曳。

    两个人都是盯着彼此,然后一饮而尽。

    “这酒杯并不能防毒啊,呵。”

    陆行舟喝下这第三杯酒之后,突然之间觉的,有一丝丝的热意从胸腹之间升起,然后慢慢的涌上脑袋。

    这种感觉,就像是要醉了一样。

    有些东西正在不知不觉的冲击着,麻痹着意识。

    一般人喝了酒之后,根本察觉不出来。

    但陆行舟是知道这种酒的,提前有一些心里准备,所以,他感受到了。

    他脑袋微微的歪了一点。

    盯着徐盛容。

    然后发现,徐盛容也是在盯着自己,然后不漏痕迹的深呼吸。

    她的胸口慢慢起伏。

    很有规律。

    但是这节奏却比之前快了一些。

    而且,徐盛容放下了酒杯以后,这手没有像之前那样轻松拿开。

    而是食指和拇指捏着酒杯。

    似乎在克制什么。

    “倒是咱家失算了。”

    陆行舟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徐盛容,也中毒了。

    是那种致幻的毒。

    徐盛容很谨慎,也很聪明。

    她担心誉王会察觉到这酒或者是这茶里面的玄机。

    所以,她自己,也和誉王喝一样的。

    也就是说她自己也中毒。

    中这种致幻的毒。

    这种毒,虽然致幻,但并不是多么强烈。

    也没有多少后遗症。

    而且,如果精神力量足够强大的话,也能够抵抗住这种毒。

    徐盛容想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抵抗这种毒。

    然后同时致幻誉王。

    套出誉王对于这场合作的底线。

    甚至,更多的东西。

    “这酒,感觉很不错。”

    陆行舟猜出了徐盛容的目的,赞叹了一声徐盛容聪明,然后,把目光从她身上收了回来,又是举起了酒坛。

    徐盛容想探誉王的底线和秘密。

    陆行舟也想探徐盛容的秘密。

    那就多喝一些。

    比比看,谁的精神意志更强,更能够抵抗这种毒。

    “酒过三巡,才能吐真言。”

    “容姑娘,请!”

    “王爷请!”

    “容姑娘请!”

    “哈哈,好酒!”

    “王爷若是喜欢,日后再给王爷送去滇……南。”

    两个人你一眼我一语,频繁举杯。

    也就是不过半刻钟的功夫。

    一坛酒。

    已经快要见底儿了。

    还剩下不多。

    陆行舟感觉到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就像是一团火,正不断地朝着自己的脑海蔓延。

    眼前的一些情形,似乎也正隐约变的模糊。

    他紧紧咬着牙关,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还有自己的思绪。

    他看到,徐盛容的脸也是变的凝重无比。

    后者抓着酒杯的手,甚至已经开始慢慢的发抖了。

    两个人似乎都到了极限的时刻。

    但陆行舟觉的。

    自己肯定是比徐盛容强一些的。

    因为徐盛容最后那几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已经出现了三次结巴的情况。

    而自己。

    至少还能说的清楚。

    “容姑娘。”

    陆行舟又一次举起了酒坛子,慢慢的递到了徐盛容面前,然后往她的酒杯里倒酒。

    一边倒一边问道,

    “本王想确定一件事情。”

    “你固然可以代表国公府,但那也至少是几年以后的事情,这几年期间,你如何能一直瞒着徐国公?”

    “如果被徐国公知道了这些事情,容姑娘恐怕……”

    “王爷不必担心!”

    徐盛容把刚刚端起来的酒杯又放在了桌子上。

    这一次,或许是精神无法集中的缘故。

    她的手上力道没有控制好。

    然后,相当于把酒杯砸在了桌子上。

    酒水摇晃。

    洒出来了一些。

    她微微喘着气,低声说道,

    “爷爷他,已经病入膏肓。”

    “旁人不知,但我做为徐家的大小姐,却是知……”

    这话说了一半,还没有彻底说完。

    徐盛容突然是反应过来了一些,剩下的那些话,嘎然而止。

    她的脸阴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那抓着酒杯的手,也是紧绷了起来,原本光滑的手背上,青筋慢慢鼓起。

    她先对方一步失控了。

    竟然把这么大的秘密给讲了出来。

    她感觉到了愤怒。

    恍惚。

    惶恐。

    甚至是极为不安的羞耻。

    她徐盛容自认为能够控制自己,能够以强横的精神力抵抗这种毒的。

    竟然,输给了对方?

    输给了誉王?

    无数的情绪不断地冲击着脑海,她地眼睛里,开始有各种神色闪烁。

    她的心跳开始剧烈加快。

    她的额头上,她的脸颊上,还有她的鼻梁上。

    都是开始慢慢的渗透出了一丝丝细汗。

    她感觉,后背都被浸湿了。

    甚至,她还感觉到了一丝憋闷的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她发现自己快要被那致幻的毒。

    给吞没理智了。

    她在强行控制,强行打起精神。

    “呵,原来,徐国公已经命不久矣了啊。”

    “怪不得,容小姐这么大胆。”

    陆行舟笑出了声。

    但他也没有动。

    他同样是被这毒侵蚀有些恍惚,只不过他确实比徐盛容要强一些。

    毕竟,他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经历了太多东西。

    光是那白羽丹,消耗五十年寿元!

    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历经了那么多的痛苦和折磨。

    他的精神意志,比当年在岳麓书院的时候,更强无数。

    所以现在。

    他撑住了。

    不至于脑子失控。

    只是身体还有些不适应而已。

    他微笑着,食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发出了有规律的咄咄声。

    好像要催人入眠。

    “容小姐,好像不太舒服?”

    陆行舟问道。

    “容儿不胜酒力,有些头晕了。”

    徐盛容抬起左手,放在了太阳穴上,用力的按了下去。

    剧烈的痛,刺激的她精神稍微缓和了一些。

    她对着陆行舟报以歉意的笑。

    “无妨。”

    陆行舟依旧在敲击着桌子,那声音慢慢起伏,好像要深入人心,

    “容姑娘如果困倦了,可以睡上一会儿。”

    “反正沧江口到蜀中,路途遥远。”

    “咱们有的是时间谈。”

    徐盛容原本还是能够撑住的,但被着敲击桌面的声音搞的更加心神不宁。

    她摇摇晃晃的。

    好像真的要倒下去。

    而这眼前的一切情形,似乎也是变的彻底的模糊了起来。

    “小姐,前面有激流。”

    “小心船颠簸啊。”

    就在这时,船舱外面传来了一个低沉而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很轻。

    但就像是晨钟暮鼓一般,一下子撞击在了徐盛容,也撞击在了陆行舟的心头。

    两个人都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的砸了一下脑袋。

    然后,耳膜里有些发痛。

    同时这绿蚁酒带来的那些恍惚,也是好像潮水一般,迅速的减弱了下去。

    虽然还有些残留。

    但却足以让两人控制住,恢复清醒了。

    “失态了,王爷。”

    徐盛容轻轻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擦掉了脸上的那些细细的汗渍,对着陆行舟拱了拱手。

    刚刚老船夫的那一声,是她安排的。

    如果对方察觉到自己失控,才会出声提醒,以声音刺激神经,恢复清醒。

    那位老船夫,是一位精通音律的高手。

    所以,才有这个本事。

    “是本王的错。”

    “让容姑娘喝多了。”

    陆行舟笑了笑,双手交叉着,放在了这桌子上。

    左手手指恰好是摸在了右臂的袖里刀刀柄上。

    而右手的手指则是摸在了左臂的袖里刀刀柄上。

    双手的食指和拇指微微用力。

    按住了刀柄。

    然后,他盯着徐盛容那张已经逐渐恢复的脸颊,一字一顿的,脸上带着笑,道,

    “既然容姑娘清醒了,那咱们就谈一下正事。”

    “容姑娘与国公府,涉嫌参与誉王谋反。”

    “咱家,请容姑娘回宫。”

    “配和调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