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二百二十章蟒行骑
    仙人坳。

    便是卢德仁选择的截杀陆行舟的那处山坳。

    之所以称之为仙人坳,是有些典故的。

    相传在千百年前,这里还是一座山,挡住了从汉中入蜀地的路。

    百姓想要从这里入蜀地,需要绕过整座山。

    行走足足一个月的时间。

    而且,这山里面还是猛兽横行,蛇虫鼠蚁肆虐。

    一不小心就会死在山里面。

    有仙人看不下去。

    从天而降。

    一剑将这座山从中间劈开成了两半。

    从此,形成了这一条山坳。

    能够从汉中直接进入蜀地。

    这条山坳,也就有了仙人坳的名字。

    当然。

    这只是传说罢了。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仙人的。

    这山坳具体是如何出现的自然也不得而知。

    但它确实,是联通着汉中和蜀地的一条必经之路。

    当初。

    卢德仁也曾想过,在这里拦截誉王来着。

    但害怕闹出的动静太大,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所以才没有在这里设防。

    但这一次。

    不一样。

    无论是多大的动静,多少人注意,他都必须做这件事。

    杀陆行舟。

    因为是陆行舟害的他成为了天下的笑柄,也是陆行舟毁了他的一切。

    他必须报仇。

    而另外一层更深的原因是,陆行舟一死,东厂顿时就会陷入散乱。

    朝廷想要对卢家动手,也会有些束手束脚。

    至少不会做的太过分。

    那么卢家就有了喘息的机会。

    也有更多的准备时间。

    无论从自己,还是从卢家的角度来讲,陆行舟都必须死。

    今日,卢德仁已经是下定了决心。

    无论陆行舟有什么手段,他和这三百只鹰,都将血战到底。

    不惜一切代价。

    将陆行舟截杀!

    阳光明媚。

    天空碧蓝的像是洗过了一样。

    几朵白云飘荡在苍穹之上,偶尔有鸟从云下飞掠而过。

    叽叽喳喳的声音,有些悦耳。

    山间的风很凉爽。

    所以,即便是被阳光直接照耀着,也不会觉的燥热。

    反而是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三百只鹰。

    就那么并排的站在山坳中间。

    其中一部分人站在山坳两边的峭壁上,手中有着弓弩,弩箭已经上弦。

    阳光照耀之下,箭尖上面闪烁着一些阴森的幽绿光芒。

    显然都是已经淬了毒的。

    弓弩。

    是军中之物。

    按照大魏朝律法,任何人不得私自藏有。

    如若发现。

    等同谋反之罪。

    但现在这种时候,卢德仁还在乎什么呢?

    暴露就暴露了。

    只要能杀了陆行舟,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做完了这件事。

    他将会去长安城,把这所有的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

    为卢家续命。

    在山坳那条道路两侧,靠近石壁的地方,则是被卢德仁安排人摆放了一些石头。

    这些石头有一部分是用来阻挡去路的。

    让道路变窄。

    人们通行困难。

    还有一部分,是用来滚动的。

    这些滚石被摆放在了很高的位置,只需要松开绳子就会滚落下来。

    瞬间能把这道路给封死。

    卢德仁觉的可能会用的到。

    反正。

    他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截杀陆行舟。

    无论怎么做。

    都不过。

    “少爷,都已经准备好了。”

    此时此刻。

    卢德仁正站在这山坳入口的那处石碑上。

    石碑大概有两人之高。

    是卢家人耗费了金银请匠人就地取材雕刻的。

    在这里风吹日晒了数十年。

    上面写着三个大字。

    仙人坳。

    像是用刀劈剑砍出来的一样。

    这三个字迹上面,原本涂抹着红色的漆,但是风吹日晒许久,如今已经是斑驳了。

    能给人一些饱经风霜之感。

    风吹在卢德仁的身上,黑衫猎猎。

    发丝飞舞。

    他身旁便是一只鹰。

    正向他汇报这一上午的时间所做的准备。

    “恩。”

    “让大家打起精神,估计,时间差不多了。”

    卢德仁手中有着一张很小很薄的信笺。

    那是今早上从沧江口飞鸽传书过来的。

    上面写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陆行舟杀了李因缘,杀了鲁先生,然后逃往汉中。

    仅剩的六只鹰,正沿途搜索。

    他们今日凌晨的时候,搜索到了一处山洞。

    山洞里有篝火,吃喝等等。

    而且篝火还是热着的。

    显然是昨晚上有人用过的。

    从山洞里的情况,以及那地上掉落的一些狮子骢的毛发可以判断,昨夜在里面过夜的便是陆行舟。

    他离开山洞不久。

    按照时间和路程推断,今日差不多辰时,能够到汉中。

    此刻。

    也就是辰时。

    所以卢德仁说时间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他把信笺放在掌心里,轻轻的用食指和拇指互相摩挲了一下,信笺化作了灰烬。

    随着风飘散了出去。

    他则是扭头看向了东南的方向。

    陆行舟,你到哪里了?

    ……

    陆行舟已经到了仙人坳的附近。

    但是他没有立刻出现。

    玄机阁的探子很早就在这里守着了。

    他们发现了卢家的人,也将这个消息通知给了陆行舟。

    此刻。

    陆行舟,小公子,正在这仙人坳的入口之处。

    阳光倾洒下来。

    两个人盘坐在入口的那处凸起的石头上。

    他们的中间。

    摆放着两坛子酒。

    是玉竹山庄最精致的桃花沾。

    还有一些精致的小菜。

    都是从汉中城里面最有名的天上居酒楼订制的。

    玄机阁的人费了一些功夫。

    才送到了这里。

    给陆行舟和冯谦益准备着。

    “你的人,什么时候能到?”

    冯谦益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举着碗和陆行舟碰了一下,笑着问道。

    冯谦益所能够调动的,可信任的人,在沧江口一战,已经基本上损失殆尽了。

    所以。

    接下来的这条路。

    冯谦益是基本上不会动手了。

    只能做一个探子,以及安排陆行舟这一路上的起居饮食。

    那么这次闯仙人坳,就得用陆行舟自己的人。

    她不知道陆行舟是什么准备。

    她也没有见过陆行舟准备过什么。

    有些好奇。

    “吃饱喝足,他们应该就来了。”

    陆行舟把海碗里的酒水一股脑儿的全都灌进了喉咙里,一丝酒水顺着嘴唇儿洒在了衣服上,他随意的擦了擦嘴角儿,笑道,

    “不用担心。”

    山风吹过。

    两个人的发丝随之飞舞。

    陆行舟已经不再遮掩自己的容貌,所以,这满头白发也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在阳光下,闪烁着一种透明的光泽。

    配合着他的姿态。

    有种风流潇洒的恣意之感。

    他斜靠在石壁上,左腿伸直,右腿蜷在胸口。

    左手端着的是倒满了桃花沾的海碗。

    右手抓着一条烤鸭的腿,手肘搭在右腿的膝盖上。

    撕咬一口鸭肉。

    喝一口桃花沾。

    视线里是蓝天白云,苍茫林海。

    惬意非常。

    叽叽喳喳!

    有几只鸟雀从远处飞掠了过来,落在了陆行舟和冯谦益的对面。

    它们的眼睛乌黑。

    闪烁着期待,谨慎的朝着这一堆食物靠近。

    有鸟靠近了地上的一粒残渣。

    跑过去啄了一口。

    然后又迅速后退到了它自认为安全的区域。

    “叽叽喳喳!”

    “叽叽喳喳!”

    其余的鸟雀纷纷的朝着这只鸟雀包围了过来,去争抢它嘴上的食物。

    “你说,这群家伙是不是很蠢?”

    陆行舟一边咀嚼着鸭腿肉,一边看向冯谦益,笑着道,

    “明明外面还有很多食物残渣,却不知道出去抢,反而是抢自己伙伴的?”

    冯谦益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道,

    “鸟兽而已,靠着本能!”

    “外面的食物多有危险,只有同类嘴里的,才是安全的。”

    话说到这里,她目光突然闪烁了一下,又看向了陆行舟。

    她觉的陆行舟这问话里面,有别的意思。

    “你是在说这蜀地,这卢家,还有这誉王?”

    她迟疑了一下,问道。

    陆行舟手里的那条鸭腿儿已经吃的七七八八了,还剩下一些不多的肉丝,他也不在意。

    直接朝着那群争抢的鸟雀扔了过去。

    扑棱!

    鸟雀们被吓了一跳,纷纷扑棱着翅膀朝着远处飞走。

    那只鸭腿儿则是滚下了石头。

    然后落在了泥土里。

    陆行舟从袖口里取出了一方锦帕,慢条斯理的把手上的油脂擦干净。

    然后站了起来。

    他看向那远方的茫茫荒野,沉吟了稍许,道,

    “大丈夫生于世间,当轰轰烈烈。”

    “但却不是只在这一亩三分地儿上瞎折腾。”

    “天下之大,四海之阔。”

    “我等当以刀开之,剑平之,一身浩然,满腔热血,填之。”

    “开疆扩土,横扫八荒。”

    “这才是真正的轰轰烈烈。”

    “恣意之人生。”

    阳光照耀在那挺拔瘦削的身形上。

    白发被风吹着飞舞荡漾。

    冯谦益抬起头,看着他双手负在身后,眼中有光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荡漾。

    第一次她见陆行舟的时候。

    是在红青林里。

    这个人,以惊才艳艳的方式,破了阵法。

    然后,又以过目不忘的本事,把那本数万字的密谍司花名册一口气看到完,一字不落的记住。

    那个时候。

    陆行舟身上是闪着光的。

    冯谦益记忆犹新。

    她痴迷了。

    刚刚这一刻。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陆行舟身上闪着光,眼睛里闪着光,那光芒耀眼,让她再一次心乱神迷。

    “开疆扩土,横扫八荒。”

    “这才是真正的轰轰烈烈。”

    “恣意之人生。”

    原来。

    在这个太监的心里,装的是如此雄伟的野望。

    确实啊。

    在这般气魄,这般豪情,这般壮志面前。

    卢家,卢德仁,誉王,他们那些野心,那些梦想,那些所谓的轰轰烈烈,那些所谓的恣意张狂……

    都只是小儿科。

    都逊色。

    都差了啊。

    “敬陆公公。”

    冯谦益恍惚了一下,将海碗举了起来,对着陆行舟虚敬了一下。

    然后,一仰而尽。

    突然之间。

    她有些淡淡的悲伤。

    或者可以说是一丝懊悔。

    悲伤的是,陆行舟他已经是残缺之身,宏愿再大,却也难现。

    悔的是,她用一些东西换了玄信令。

    她觉的陆行舟这种人。

    才是一生良配。

    “呵……”

    不过,这种情绪只是在心头略微闪烁而过,便是又彻底消失,冯谦益苦笑了一声,将碗底最后一丝桃花沾也是尽数喝了下去。

    她想起了陆行舟那句话。

    ……

    过往,皆是过往。

    未来,才是未来。

    ……

    酒喝光。

    菜也吃的七七八八。

    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轰鸣之声。

    好像是惊雷滚滚。

    就连这大地,还有那一块巨石都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石头上摆放着的一些食物残渣,被震动的滚出去,从巨石的边缘滚落。

    落在了地上。

    不过,这周围盘旋着的那些鸟雀,早已经受到了惊吓,纷纷飞向了远处。

    不敢再过来吃喝。

    “来了?”

    冯谦益也站了起来,并排立在了陆行舟的身旁。

    两个人朝着那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辽阔的一条大道上,飞卷着一道冲天的烟尘。

    黄色的灰尘翻卷如龙。

    而那灰尘之下,便是一道同样如龙的黑色铁骑洪流。

    轰隆隆!

    轰隆隆!

    黑色铁骑翻滚着,带着滚滚马蹄声汹涌而至。

    也就是几个喘息的功夫。

    一队铁骑已经是来到了这仙人坳的入口之处。

    最前面那人。

    应该是这一队铁骑的将领,只见他远远的已经看到了陆行舟和冯谦益二人,然后已经开始减速,到了这巨石之前丈许的时候,又猛地一勒战马缰绳。

    希律律。

    枣红色战马猛地抬起了前蹄,然后半个身子悬在了半空中,紧接着,砰的一声,轰然落地。

    哗啦啦!

    这人停下的瞬间,他身后那名令旗手,也是飞快的挥舞起了那黑色的令旗。

    两人高的旗帜在头顶摇晃。

    山间的风将其吹的猎猎作响。

    希律律!

    后面的那一队骑兵,已经是看到了这令旗所代表的命令,纷纷也是勒紧了缰绳,然后随着战马长嘶的声音,这一队洪流般的铁骑,也是迅速的停止了下来。

    这支铁骑。

    显然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铁骑。

    他们行之如风,停之入钟。

    在这般高速的狂奔疾弛之下,竟然能够做到如此迅速的停止,而且还能够以如此快的速度,重新将队形排号。

    丝毫看不出来有狂奔过后的散乱痕迹。

    冯谦益心里暗暗吃惊。

    忍不住的看向了那名为首的将领,以及他身后高高立着的那道黑色令旗。

    旗帜通体乌黑。

    中间绣着金黄色蟒蛇。

    六爪狰狞。

    而旗帜边缘的地方,则是用红色的线绣成了一条条的穗。

    而那名为首的将领,身上的甲胄也是有些不一般。

    甲胄本体是漆黑之色。

    深邃阴冷。

    但这甲胄的表面,却雕刻了一条金黄色的巨蟒。

    巨蟒自下而上绕着甲胄环绕。

    好像身披巨蟒。

    上面的鳞片都是依稀可见。

    巨蟒扭动着身子向上慢慢延伸。

    那蟒蛇的头,最终是恰好落在这甲胄的头盔之处。

    那头盔露出面容的位置。

    则是巨蟒张开的血盆大口。

    头盔的护面之处。

    还有上下四颗伸出来的锋锐獠牙。

    尖锐。

    峥嵘。

    那将领,双目如炬,冷面寒霜。

    身上,也是散发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凶悍气息。

    好像一条真正的巨蟒。

    要捕猎而食。

    “关陇军!”

    “蟒行骑!”

    冯谦益呆愣一瞬间后,忍不住尖叫出声。

    ……

    三十年前。

    大魏朝,在强大的经济物质国力,先进的金属冶炼锻造技术,充沛的粮草储备,外加天才的军事将领,以及气吞如虎的君王,等。

    所有因素的联合之下。

    创造了一支威震八荒,横扫天下的无敌重甲骑兵。

    他们。

    于呼伦山一战。

    以五千黑骑,横扫草原骑兵三万七。

    杀的对方片甲不留。

    后。

    又西进两千五百里。

    血洗草原所有部落,所有骑兵,大杀四方。

    一路无败绩。

    三月时间。

    直取王庭金帐。

    使得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闻风丧胆。

    谓之天神。

    那便是关陇军的蟒行骑!

    天下第一重骑!

    大名鼎鼎!

    当之无愧!

    ……

    “你竟然请来了他们?!”

    冯谦益看着这般浩浩荡荡,煞气如龙的蟒行骑,眼中的惊愕已经掩饰不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