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二百二十二章重骑之威
    轰隆!

    虽然彼此之间的距离很近,山路又有些崎岖。

    对于普通骑兵来说,这种有限的条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冲阵的。

    但是,这不是普通骑兵。

    这是身经百战,从上到下,都是大魏朝精锐的蟒行骑。

    他们的战马。

    也是一等一的战马。

    轰隆!

    马蹄声如雷,带着一种惊天动地的震撼,从大地上席卷而起,然后滚滚而来。

    大地都好像颤抖了。

    路边的那些花草,被震的微微摇晃。

    石壁上也是被震的不断地落下了一些碎石。

    这轰鸣之声更是顺着山坳两侧的石壁不断地翻滚,冲向云霄,把山顶部地那些鸟雀都是惊到,一个个被惊慌失措地飞向远处。

    黑色的钢铁洪流。

    好像是铺天盖地。

    好像是碾压一切。

    那气势,根本不是这些鹰能够所比的。

    也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

    即便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的这些人,此刻,心里也都是升起了一丝惶恐。

    升起了一丝忌惮。

    如此洪流,他们若是踏足其中,怕是都得被踏成肉泥。

    不过。

    怕归怕。

    惶恐归惶恐。

    所有的人都没有打算后退,也没有打算逃跑。

    总是要拼杀一场的。

    “滚石!”

    卢德仁目光峥嵘,眼看着那些开路的骑兵进入了自己所布置的滚石区域,然后大声吼道。

    哗啦啦!

    哗啦啦!

    鹰们迅速的有所反应,他们迅速的斩断了拴着滚石的那些绳子,然后又把滚石朝着下方推了出去,有些人,甚至用上了自己的内力。

    一块块大概有三分之一个人那么大的石头,就从上面滚落了下来。

    然后,迅速的滚到了这些冲阵的骑兵面前。

    砰!

    一块石头砸在了一匹战马的头上。

    不过,并没有将这匹战马直接砸倒下,或者砸死,这匹被黑色铠甲所包裹着的战马,只是微微摇晃了一下,然后身子用力往前一挺。

    砰的一下子。

    那块石头被震的朝两侧滚了出去。

    战马继续驮着那名骑兵朝着前方狂奔。

    战马当然是受到了影响。

    它的眼睛,被砸破了。

    甚至半边脸的骨头都已经碎了。

    但是,它们是受到严苛训练的战马,这点儿伤势,不会让它们害怕,也不会让它们倒下。

    反而是会激发出它们体内的疯狂。

    然后,继续冲阵。

    砰!

    有石头落在了战马的侧背上。

    低沉的响声,迅速被马蹄声淹没,然后这战马的背上飞溅出了鲜血。

    是那名骑兵的鲜血。

    他的腿被石头直接砸断了。

    马肚虽然有铠甲保护着,但也受到了影响,里面的肋骨肯定是断裂了。

    但,同样的。

    马没有停,依旧是嘶吼着,好像是龙虎猛兽一样,疯狂前冲。

    而那骑兵也没有从战马上摔下来。

    他一手拽着缰绳。

    眼睛瞪大。

    借助着吼叫声发泄自己的痛苦,同时,右手抱着那柄长枪,对准了前方。

    继续冲阵。

    “杀!”

    “杀!”

    “杀!”

    那如山呼海啸的咆哮声,不断响起。

    然后,这一队骑兵全部都冲到了鹰们所布置的阻挡面前。

    这些石头,比石壁上滚落下来的那些石头更大,也更加的沉重。

    毕竟是在地面上。

    所以,鹰们搬运的时候,也更加的方便些。

    这些石头每个都几乎有一个人甚至比人还高,就那么矗立在地上。

    好像是战将一样。

    封死了这条山坳。

    而那些鹰们,则是躲在石头之后,用力的用肩膀,或者双手,将这些石头给撑住。

    砰!

    眨眼之间,第一队骑兵彻底冲了过来。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们没有用枪戳,也没有用别的办法,而是直接让战马还有人,一起就这么撞击了上去。

    砰!

    一匹战马带着骑兵,还有那一身的铠甲,足足有数百斤,就这样不计生死,不计后果的,撞击在了其中一块巨石上。

    轰隆!

    这巨石根本就撑不住。

    直接被这战马和骑兵的血肉之躯给撞开,朝着两边滚动。

    就连巨石后面的几只鹰,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给震的倒飞了出去。

    重重地落在了丈许之外。

    口吐鲜血。

    当然,用血肉之躯撞击巨石的战马,骑兵,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战马的脑袋直接就碎裂了。

    整个脖颈也从中间折断。

    而那骑兵,大半个身子砸在了巨石上,也是当场血肉模糊,毙命。

    然而。

    这种惨烈的牺牲,并没有影响后面那些骑兵,也没有影响那些战马。

    他们依旧在冲阵。

    砰!砰!砰!

    接连几道撞击,损失了大概七八匹战马,七八个骑兵之后。

    这原本封着道路的那些巨石,就全部都被撞开了。

    地上。

    只留下了一道道血肉模糊的痕迹。

    希律律!

    撞开了巨石的封锁,后面冲阵的骑兵就来到了这些鹰的面前。

    鹰,本身的武功都很高。

    飞檐走壁。

    甚至掌碎大石。

    都不成问题。

    但是,当他们面对这种不计生死的骑兵们的时候,就完全失去了优势。

    咻!

    有人挥舞着刀,凌空而起,劈砍在了一名骑兵的肩膀上。

    但蟒行骑的骑兵,全身上下都是被铠甲所包围着,这铠甲坚韧无比,一刀下去,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重重的痕迹而已。

    只是迸射出了一丝火星而已。

    那名骑兵,也只是被这力量压迫的微微弯曲了身子。

    并没有手上。

    噗!

    这名骑兵抬起了右手,将那长枪直接戳在了这名鹰的胸口,然后凌空挑起来,又用力的挥手,将其摔在了地上。

    咄咄咄!

    战马的铁蹄飞驰而过,直接将这名鹰踩踏成了肉泥。

    鲜血飞溅,血肉炸裂。

    都没有留下一个完整的尸体。

    砰!

    解决掉这名鹰的时候,战马的头颅,在盔甲的保护之下,也是撞击在了另外一名冲过来的鹰的身上,似乎有骨骼炸裂的声音响起。

    噗!

    那名鹰连刀都没来得及挥舞下来,直接被撞的胸口塌陷,然后倒飞了出去。

    他重重地落在了丈许之外,整个人砸在了石壁上。

    又无力的顺着石壁瘫软地滑了下来。

    希律律!

    又战马从他的身边经过,将他踩踏的面目全非。

    “弓弩!”

    骑兵冲阵带来的血腥,彻底刺激了卢德仁的心弦,他眼睛里浮现出了一丝丝的血红,狰狞的喊叫出声。

    咻!咻!咻!

    那些手握弓弩的鹰们,纷纷对准了下面的这些骑兵,然后拉动了弓弦。

    叮叮叮!

    带着剧毒的弩箭,射在了这些骑兵的身上。

    但大部分都是被铠甲给遮挡了下来。

    噗!

    有少数的骑兵被弩箭射在了脸上,但是,他们好像完全没有被射中一样,依旧是大吼着,策马而行。

    砰!砰!砰!

    他们用自己最后的那点儿性命,热血,躯体,又撞飞了,或者是挑飞了两只鹰。

    然后这才是毒发,从战马上掉了下去。

    即便是如此。

    那些战马依旧没有停,它们依旧在不顾一切的狂奔,然后冲撞。

    这仙女坳之内,几乎是变成了杀戮的地狱。

    尸体已经遍布了满地。

    有骑兵的尸体,有战马的尸体,当然,大部分是那些鹰的尸体。

    大部分的尸体都还是四分五裂的。

    或者被踩踏成了肉泥。

    血肉模糊的。

    没有完整的尸体。

    鲜血,流淌出来,已经将这一片厮杀之地变成了殷红,甚至连那些两边的石壁上,都被飞溅出来的鲜血和血肉给染红了。

    触目惊心。

    空气里的血腥味道,几乎让人作呕。

    “臂弩!”

    短暂的冲阵后,这道路上的鹰,已经没剩下几个。

    剩下的,也都是已经没有多少威胁的。

    有威胁的,就是石壁上还站着的那些。

    董长兴冷眼扫过,大喝出声。

    哗啦啦!

    那些冲阵的士兵们,迅速的开始集结,然后又重新恢复成了一队,他们就直接扔掉了手中的长枪,举起了双臂。

    他们的双臂上,都挂着臂弩。

    这是大魏朝的兵部和工部联合,耗费了数年的时间,打造出来的一种强劲臂弩。

    数量有限。

    只在蟒行骑上有所装备。

    这臂弩,轻便短小。

    但是弹射力量却极大。

    几乎能够将一柄特制的弩箭弹射出去三十丈远。

    比鹰们所使用的那种弓弩,强了无数倍。

    咻!咻!咻!

    骑兵们以臂弩对准了这些鹰,然后纷纷扣动了扳机。

    一道道德黑色弩箭,直接带着锋锐的破风之声,呼啸而过。

    这些骑兵的弩箭,相当的精准。

    毕竟。

    他们都是整日的在训练场上训练的。

    根本不是这些鹰能比的。

    噗!噗!噗!

    一轮弩箭之后,这石壁上的几十只鹰,几乎全部中箭,然后陆续地掉了下来。

    轰隆隆!

    轰隆隆!

    这些骑兵再度开始冲阵。

    倒在地上地鹰,几乎都没有什么反抗的机会,要么被马撞飞,直接骨骼内脏碎裂而亡,要么都没有来得及站起来,就被马蹄踏裂。

    血肉模糊。

    ……

    轰隆隆!

    这一队骑兵来回穿梭,仅仅走了两遍。

    然后,这剩下的鹰,就全部都被消灭的一干二净了。

    仙女坳逐渐安静了下来。

    那些骑兵们冲阵结束,然后开始往回撤退。

    董长兴带来了一千骑兵,但这次冲阵,只用了一百。

    回来的,有大概八十。

    死了二十个左右。

    回来的这些骑兵,虽然也有一些受了伤。

    但是,看那样子,根本不影响什么。

    还可以再战。

    这战绩。

    让陆行舟震撼了。

    一百重甲骑兵,强行冲阵,甚至还要硬开石路。

    结果。

    就用了两成的损失,然后,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把三百只武功高强的鹰,全部给剿灭了。

    一个不留。

    这完全出乎了陆行舟的预料。

    这就是蟒行骑的战斗力?

    这就是重甲骑兵的战斗力?

    这简直,不可思议。

    阳光依旧刺眼。

    悬在那仙女坳的当空之上。

    光线洒在这仙女坳里面,将那些残破的尸体,模糊的血肉,还有那正在流淌着的鲜血,以及殷红的石壁,都照耀的更加清晰。

    风吹进来的声音,依旧是呜呜的,但不再像是号角。

    而像是悲鸣。

    是给这些死伤者所吟唱的奠歌。

    哗啦啦!

    很快。

    剩下的骑兵已经完全回到了董长兴面前,他们没有出声,按照早就习惯的方式,陆续回归队列,整个骑兵的队伍,也没有出现丝毫的混乱。

    瞬间。

    完好如初。

    只是少了二十个人影而已。

    “吾之袍泽。”

    董长兴勒着那匹战马缰绳,往前走了一步,将右手握成了拳头,放在了心脏的位置。

    他大声说道,

    “吾之性命。”

    “黄泉之路。”

    “吾将追随。”

    “走好!”

    哗啦啦!

    哗啦啦!

    那重新规整成列的骑兵们,也是纷纷将右手握成了拳头,同样放在了心脏的位置。

    不约而同。

    他们注视着那满地的疮痍,满地的血肉模糊,还有那满地的鲜血。

    同样是,大声喊道,

    “吾之袍泽。”

    “吾之性命。”

    “黄泉之路。”

    “吾将追随。”

    “走好!”

    这是蟒行骑的规矩。

    袍泽命,为我命。

    袍泽生,我则生。

    袍泽死,我则死。

    生死相通。

    所以,死者不悲,生者不喜。

    这些人喊出这些话的时候。

    天地之间。

    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氛。

    悲凉?

    不。

    慷慨激昂?

    也不。

    说不清那种感觉是什么。

    但就是让陆行舟,让冯谦益,甚至让对面的卢德仁,都是有些恍惚。

    蟒行骑。

    果真,不同。

    哗啦啦!

    稍许后,简单的祭奠结束。

    所有蟒行骑都将右手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握紧了原来的刀柄。

    董长兴抬起头,看向了那依旧站在巨石碑上的卢德仁,他笑了笑。

    然后,将右手放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挺直了身板,低声道,

    “要么滚开。”

    “要么,死!”

    他说这句话说的并不是多么的大声,甚至有些低。

    那气势,也不是多么的惊天动地。

    但是。

    就是这一句简单的声音。

    像是寻常聊天一样的声调儿。

    慢慢的从他的喉咙里传出来,又顺着风刮过了这片仙女坳,然后落在了卢德仁的耳中。

    就好像是惊雷炸响。

    天崩地裂。

    他这句话,有这个分量。

    一百蟒行骑,横扫三百鹰,损失仅有两成。

    中间,还有一部分骑兵,是因为被滚石砸中,要撞开挡路的巨石而损失的。

    这等战绩。

    足以说明一切了。

    山间的风慢慢的吹拂而过。

    卢德仁肩上的黑发,微微飞舞了起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苍穹。

    眼瞳里。

    也倒映出了一些蔚蓝,还有一抹炙热的光。

    他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

    然后,纵身从这巨石碑上跃了下来。

    他落在了地上。

    一丝劲气以他的脚掌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

    那一身黑衣的下摆。

    也是因为落地,而像是花瓣绽开一样,朝着四周荡漾了些许。

    “呵……”

    “蟒行骑。”

    “名不虚传!”

    卢德仁右手握着剑,开始慢慢的朝着董长兴的方向走来。

    他踩在了鲜血上。

    那漆黑的靴子,因此而变的湿润,甚至还因为沾染了一些沙尘,而显得有些泥泞。

    他踩在了鹰或者是骑兵的血肉上。

    靴子表面沾上了肉皮,或者碎肉。

    他踩在了掉在地上的铠甲碎片上。

    碎片发出了咔嚓的声音。

    他踩在了一柄刀的刀柄上。

    那柄刀的刀尖敲了起来,然后上面的血也弹起来了一些。

    紧接着,血滴又落在了地上。

    随着卢德仁抬脚。

    那刀尖也重新落下去。

    铛的一声轻响。

    卢德仁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着,目光直视着董长兴,还有那些蟒行骑。

    他没有因为脚下踩到什么而停下。

    或者减慢脚步。

    他的速度一直很平稳。

    一边走,他一边笑着说道,

    “但卢某,还想领教!”

    他身上开始有劲气。

    他周围开始有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