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二百二十六章朝霞
    想要从石泉经过,前往固城。

    只有一条路。

    那便是从石泉城的中央穿过。

    其实也有别的路。

    西北面地那片戈壁荒漠,有人曾经横穿过去。

    东南面的那片荒山,也曾经有人横穿过去。

    但是。

    走那两条路的人,大部分都是没有走出来,而是死在了里面的。

    所以一般人基本上不会走那两条路。

    正常来讲。

    陆行舟和冯谦益也是几乎不会走那两条路的。

    因为走石泉,最多就是厮杀一场。

    但如果走戈壁荒漠,或者荒山野岭,一旦迷失在其中,那就是彻底没有了希望。

    所以。

    陈布袋,祝青山,白苍。

    这三位老人于凌晨时分,出现在了这石泉城入口处的那条路上。

    天空像是被一块巨大的幕布给笼罩了下来。

    看不到多少光亮。

    只有零星的几颗星辰,在这夜色之中闪耀着。

    当然也不是那么的明显。

    风于荒野之间吹过。

    带来的是剧烈的黄沙,还有一种粗劣沙哑的呼号之声。

    三人仅仅是刚露面没多久。

    就已经是混身上下都被染上了一层黄沙。

    陈布袋和白苍还好些。

    但是祝青山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养成了干净整洁的习惯。

    自己的住处,还有自己的衣物等等。

    永远都是一尘不染。

    整齐有致。

    但是,自从来到这石泉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睡觉的地方,甚至连喝水的杯子,茶壶,都是有着永远擦不干净的黄沙。

    甚至连他吃的饭里面,也是有黄沙。

    他的头发,脸,无论怎么洗,洗的多么干净。

    只要一出门。

    立刻就是被黄沙覆盖。

    简直要折磨的他疯掉了。

    今日凌晨也是如此。

    凌晨的风本来就比平日里大一些。

    而且,整个城内的人几乎都在睡觉,也就没有多少人去阻挡这些黄沙。

    黄沙漫天飞卷。

    又是从街道上呼啸而过。

    就像是一条条的黄沙风暴巨龙。

    最终,所有的黄沙几乎都落在了三个人身上。

    三个人的头发毛毛躁躁的。

    脖领子里也都是黄沙。

    甚至,只要抖一抖衣服,就能抖落出一蓬沙土来。

    当然,三人都是活了这把年纪的人了,什么世面没有见过。

    就算是最爱干净的祝青山,几乎要承受不住这种黄沙漫天的日子了,但依旧没有离开。

    依旧是在凌晨的时候。

    一起来到了这里。

    准备布置他们的拿手阵法。

    “你的布袋阵法在外,将整个石泉城的入口封死,让他无路可走,只要想要过石泉城,就必然要进入阵法之中。”

    祝青山站在石泉城的入口之处,风卷着黄沙将他的灰白头发吹的猎猎而动。

    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眼中似乎出现了一副巨大的阵法图案,然后他在慢慢的将这副阵法图案和石泉城的入口地势重合,一边重合,他一边低声吩咐道,

    “阵法的方向,最佳为坐南朝北。”

    “如此,能够恰到好处的将生门封死在那处土墙之上,就算万一被他发现,想要传过去,也得打碎了土墙,难如登天。”

    “再将西门墙上开一道裂缝,引西北风沙进入阵法,我要在裂缝之上留下致幻的药物,药物与风沙混合,才能够不易被察觉。”

    “我的无相阵,便布置在你的布袋阵之中,借助布袋阵掌控的风,恰好能将无相阵的气连贯起来,将气与势融合到极致。”

    “哈哈……”

    祝青山在那里一边审视,一边慢慢的给陈布袋交代,陈布袋听着,也是暗暗点头。

    两位老者的眼睛里,都是充满了光亮,还有炙热。

    两个人在玄机阁的主阁之内,研究这阵法之术,已经有多年。

    基本上都达到了各自阵法领域的巅峰。

    这几年。

    两个人又在开始研究阵法和融之术。

    也就是将两种不同的阵法融合在一起,彼此相辅相成,让各自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不过。

    因为是最新研究的,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在江湖上试过。

    这一次,能够小试牛刀。

    两个人也是颇为的期待。

    两人来的时候,也是曾经听说过的,那个陆行舟,似乎在玄学术法之上,有些门道儿,轻易解开了九十九连环,后来也破了红青林的阵法。

    他们对陆行舟也是颇为的期待。

    这样的人,来帮他们试这样的阵法。

    当真是非常的合适。

    一群庸碌之辈,连其中一个阵法都破不掉,试阵也试不出什么。

    只有陆行舟这种人,才能帮他们真正的把阵法完美。

    两个人一边探讨着一边满怀期待。

    时不时的传来大笑声。

    远处。

    白苍看着他们这两个老头。

    一会儿对着石泉城的石头墙上下比划,一会又来到了城门口的一块土墙处,歪着脑袋左右打量,一会儿又似乎有什么争执,面红耳赤。

    两个老头讨论的热火朝天。

    什么乾坤兑离坎,什么生死,什么风势地势。

    反正这些话,每个字白苍都能听的清楚,但这些字串联在一起以后,她就完全听不明白了。

    她反正也不是负责布置阵法的。

    摇了摇头。

    靠在了城门外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

    她摊开了掌心。

    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一阵风吹过,掌心里多了几分风沙,很少,但依旧能够看的清楚一层。

    她五指陆续合拢,优美而缓慢,最终轻轻的把五根手指全部合拢在了掌心里。

    也将这些风沙握紧。

    然后。

    她把掌心凑到了嘴唇边,然后轻轻的朝着里面吹了一口气。

    呼!

    五指慢慢的打开,掌心里面竟然是出现了一朵六瓣的花朵。

    这是劲气之花。

    以内力凝聚而成的。

    花朵呈现着淡淡的透明之色,隐约可见里面沾染着一些黄沙。

    黄沙所聚集的地方,主要是花蕊的部位。

    仔细看过去。

    这几根花蕊,其实都是针形。

    这便是花寒针。

    以内力凝聚寒花,花蕊便是花寒针。

    攻敌之时。

    寒花吞吐,将花蕊,也就是花寒针射出,入人体之后,花寒针的内力将发挥出一种十分诡异的作用。

    它接触到敌人的内力的时候,将会把对方的内力吸收,然后变得越来越大。

    直到吸收了敌人所有得内力。

    引爆。

    敌人必死无疑。

    一般来说。

    内力越强的人,受到花寒针的攻击之后,死的越快。

    而若是普通人受到花寒针的攻击。

    则是只会感觉有点儿刺痛而已。

    完全没有什么影响。

    这是花寒针的诡异之处。

    当然。

    这花寒针凝聚,也并非那么的容易。

    它和这几个花瓣不同。

    六瓣花般,只是吞吐花针之用,轻松可以凝聚。

    但花寒针则是需要以诡异无上心法所凝聚。

    看似和普通的劲气凝形无异。

    但实则难上千百倍。

    即便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修行花寒诀数十年,已经入了先天境界。

    但白苍依旧没办法做到炉火纯青。

    她依旧需要一些引子。

    比如这黄沙。

    黄沙为引,借内劲凝针。

    真正的大成,圆满,是不需要外物为引的。

    直接是最纯净,完全以内劲凝聚,也是威力最大的花寒针。

    对普通人都有效的花寒针。

    除了内力。

    它还能吸收气血,引爆肉身。

    甚至还能够由施针者掌控花寒针引爆的时间。

    玄妙非凡。

    可惜。

    白苍她到现在都没有学会。

    “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到这石泉城呢。”

    “老身这花寒针,也有些时间没有见过人血了。”

    白苍看着掌心里那一道寒花,微微笑了笑,然后又是看向了东南方向。

    那一条苍茫古道。

    正联通着汉中和石泉。

    那个方向,一丝丝的鱼肚白正在慢慢从苍穹上出现。

    同样的,鱼肚白之下。

    也开始有光。

    天将要亮了啊。

    ……

    天确实要快亮了。

    距离石泉还有几十里路的东南方向,一座不算太高的山丘上,已经是开始见到了一丝火红的朝霞,正在慢慢的从东面的苍穹里,蔓延出来。

    朝霞刚开始的时候。

    是从山林和苍穹交界的地方,慢慢渗透出来的。

    撕裂了黑暗。

    也撕裂了这一片安宁。

    朝霞越来越多,又仿佛是有人在遥远的天边点燃了一团火,开始将黑暗大片大片的驱逐,给这一片苍茫的山林,还有这世间,带来光明。

    哗啦啦!

    一群群的鸟雀随着朝霞的出现,开始从鸟巢里飞出来,它们扑棱着翅膀,远远的朝着四方飞去,开始一天的捕猎生活。

    林海也随之摇曳,迎着阳光和朝霞起舞。

    随着朝霞越升越高。

    天地逐渐大亮。

    那一片始为先锋的朝霞,那最初撕裂黑暗,带来光明的朝霞。

    开始黯淡了。

    它黯淡的速度很快。

    几乎眨眼间,就已经看不到了。

    就像是没入了这一片光明之中,也像是随着山间的风烟消云散。

    “这朝霞,如程蛮子。”

    山丘的顶部,有着一块天然的石台,石台凸出来了一些,上面光秃秃的,也没有树,只有零星的几根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草,正随着风摇曳。

    陆行舟和冯谦益站在石台上。

    并列看着那初生的朝阳。

    风于山林之间吹过。

    白发黑发,皆是在这天地之间飞舞。

    衣衫也随之猎猎。

    陆行舟叹了口气,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是啊。”

    冯谦益扭头看了一眼陆行舟,朝阳的光照耀在那张脸上,有种莫名的伤感正在弥漫出来。

    她也是叹了口气,道,

    “他为了黄沙匪,甚至可以说为了石泉,入林开山。”

    “可不就是最早的一片朝霞。”

    “朝霞撕裂黑暗,带来光明。”

    “他撕裂黄沙,给黄沙匪,给石泉,带来新的希望。”

    “然后……”

    冯谦益说到了这里,沉默了下来。

    但她话里的意思。

    很明显不过。

    最终。

    程蛮子也将要像是这朝霞一样,随风消散。

    只留下满天地的光。

    “陆公公,可有法子救他?”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

    冯谦益突然问道。

    陆行舟来自于内廷,肯定是能够接触到皇宫大内的。

    大内。

    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也是一个很强大的地方。

    几乎,可以和整个天下江湖相提并论。

    而据说里面关于武学的藏书,更是浩瀚如烟海。

    哪怕是少林藏经阁,也比之不如。

    或许那里面能有什么法子,解决了程蛮子的问题呢。

    “咱家,还入不得大内。”

    陆行舟知道冯谦益的意思,直接是摇了摇头。

    但他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道,

    “但咱家回了长安,定是要将这里的事情禀报陛下的,也会试着给程蛮子争取一下的。”

    “此等人物,若是真的埋葬于黄沙之中,实乃遗憾。”

    程蛮子和卢德仁不一样。

    卢德仁虽然也是英雄人物,但他必须死。

    因为他做了谋逆之事。

    但程蛮子不一样。

    他虽然杀了官,但杀的都是贪官,都是狗官。

    他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石泉,为了给这些即将葬于黄沙的人们,争取一个希望。

    这种人不该死。

    反而是应该大力的宣扬,封赏。

    只有如此,才能够在大魏朝的江山之内,催发出更多的这样的人。

    陆行舟相信。

    只要告知陛下,陛下一定会想办法的。

    但最终能不能找到办法,他却是页不清楚的。

    大内。

    并不是万能的。

    哗啦啦!

    哗啦啦!

    两个人站在石台上交流的时候,这天地之间的风,突然之间变的猛烈了一些。

    两人背后的那一片山林,也是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枝叶互相摩擦。

    有些枯黄的叶子甚至飞了起来。

    冲上了天。

    陆行舟和冯谦益同时扭过了头,然后便是看到有着一股黄沙从山下的丛林里,正飞快的朝着这里蜂拥而来。

    远远的看过去。

    这一片飞舞的黄沙,好像是一个人的脸。

    他悲悯。

    他绝望。

    但是,他又带着一种笑容。

    哗啦啦!

    大概两三个呼吸的功夫,这张脸来到了山丘的顶部。

    然后它慢慢的消散了下去。

    有些黄沙散落在了地上,有些黄沙散落在了那些枝叶里,有些黄沙随着风落在了山丘的石壁上,然后朝着石壁的下方慢慢流淌。

    像是流水。

    但没有任何黄沙吹向陆行舟和冯谦益的方向。

    树林里。

    随之走出来了一个人。

    他浑身上下都是被粗麻布包裹着,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脑袋已经看不清楚人的模样儿了。

    头发全部都掉光了。

    甚至连头皮也是一块一块的出现了斑驳。

    有些头皮已经彻底不见,有些头皮已经干裂,从头上剥离出来了一半,挂在头上。

    风一吹。

    这半块干裂的头皮还在微微摇晃。

    而没有头皮的地方,便全部都是黄沙。

    还有黄沙正在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那张脸。

    也已经完全被黄沙所覆盖。

    只有鼻梁的位置,还能够看到一些皮肤,但这些皮肤明显已经坏死了。

    完全变成了黑色。

    似乎,只要稍微一碰触。

    这鼻梁就得整个从那张黄沙脸庞上掉下来。

    那两只眼睛。

    依旧乌黑。

    但里面的沙砾感也是异常的明显。

    怕是,也撑不住多久,就得被这黄沙彻底侵蚀了。

    这人正是程蛮子。

    因三七化身而入魔的程蛮子。

    他之所以用粗麻布把自己整个身子都给裹上,是因为大半个身子已经被黄沙侵蚀,几乎要支撑不住了。

    他如果不用粗麻布裹着,身上会一直流淌黄沙。

    他也需要一直补充黄沙。

    那样会死的更快。

    所以,他用布把自己裹上。

    流淌的黄沙少一些,他补充的也慢一些,死的就慢一些。

    其实。

    也就是个自欺欺人的法子而已。

    但能多活一刻。

    对于他来说也是值得的。

    他要尽自己所能。

    在这山林里,开辟出一条能给族人们活命的新天地!

    在程蛮子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一个身躯壮硕庞大,一个瘦削。

    分别时黄沙匪的两位当家。

    铁庞然和赵候。

    三个人从树林里走出来,然后先后来到了陆行舟和冯谦益所站着的石台面前。

    三人同时跪倒在地。

    异口同声道,

    “黄沙匪程蛮子,铁庞然,赵候。”

    “特来护陆公公过石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