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大魏督主 > 第二百二十七章告辞

第二百二十七章告辞

第二百二十七章告辞 (第1/2页)

“陆公公请。”
  
  程蛮子,铁庞然,赵候三人,并没有带着陆行舟直奔石泉。
  
  而是从山丘上走下来之后,走进了那一片茫茫的山林。
  
  周围的树木一棵接一棵。
  
  茂盛的像是女子的长发。
  
  天上的阳光照耀在这林海之内,几乎大半都是被遮挡了下来,只有零星点点的光顺着树叶之间的缝隙降落下来。
  
  像是斑点一样落在脚下。
  
  这条路应该是数十年都没有人走过,地面上的落叶长年累月,已经积攒了厚厚的一层。
  
  脚踩上去,嘎吱作响。
  
  有时候连脚踝都会被深陷下去。
  
  狮子骢和那匹白马似乎对这里的环境都很满意,两匹马打着响鼻儿,时不时的去啃一下路边的草,或者是树皮。
  
  林间时常也会有风吹拂而过,地上的枯黄落叶被卷起来,哗啦啦的朝着远处飘掠。
  
  就像是林中的这些树们在互相窃窃私语。
  
  铁庞然和赵候在前面带路。
  
  程蛮子跟在陆行舟身旁。
  
  “陆公公放心,自从那日接了您的帖,草民就一直在想一个安全的法子,送您过石泉。”
  
  程蛮子的声音里带着粗劣的沙哑,还有一种低沉的压抑,
  
  “原本,草民是想带着黄沙匪里面的高手,在石泉城光明正大的迎接公公。”
  
  “以我们黄沙匪的本事,哼……不过分的说,不管是谁来了,都能撑上一时三刻的。”
  
  “总能够给公公争取足够的时间过去。”
  
  “但后来想想,便又改变了主意。”
  
  “草民不是怕死,黄沙匪也没有怕死的孬种,但,如果这些能够拿得出手的人都死了,剩下的那些老弱妇孺,想要开山,就基本不可能了。”
  
  “他们甚至连活下去都难。”
  
  “所以我们便想了这个法子。”
  
  程蛮子伸手将挡在众人面前的一根树枝拨拉开,然后继续说道,
  
  “这山林,和西北面的戈壁一样,将石泉拱卫了起来,想要过石泉,也可以走这山林,就是绕路,而且耽搁的时间长一些而已。”
  
  “但只要我们提前把路探好了,就很轻松。”
  
  “不管是谁,想从这茫茫林海里面找到咱们,都是不可能的!”
  
  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条溪流。
  
  溪流并不是很大。
  
  溪水流淌的速度也不是很快。
  
  但是那溪水格外的清澈。
  
  溪水里面反射着零零星星地阳光,远远地看去,就像是宝石在发光。
  
  溪水里面是没有鱼的。
  
  因为溪水很浅。
  
  最多就是到人的小腿的位置。
  
  小溪的岸边生着一些野花,大部分都是紫色的,虽然很普通,但所有的话连成一片,也是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一只野鹿在溪水的下游在喝水,它应该是听到了脚步声,抬起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然后,扭头跑掉了。
  
  “喝口水歇歇。”
  
  铁庞然和赵候停下了脚步。
  
  两个人应该早就有所准备了。
  
  铁庞然趟着溪水过去,然后继续朝着山林里面深入,应该是在寻找之前留下的印迹。
  
  而赵候则是用水囊给打了一些溪水,送到了陆行舟三人面前。
  
  然后。
  
  赵候纵身跃上了一棵笔直挺拔的高树,从上面摘下来了一个包裹。
  
  包裹里面都是一些干粮。
  
  “不是什么好东西,请陆公公别介意。”
  
  赵候将包裹解开,恭敬的送到了陆行舟的面前。
  
  里面有一些果子,还有一些石泉城里特有的馕饼。
  
  这种馕饼是用红薯粉制作而成的,中间夹着一些碎牛肉做的馅儿,能够在干燥的环境下存放很久而不会坏掉。
  
  赵候准备了大概十几张。
  
  “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什么人吃。”
  
  “程大当家虽是草莽,但一身英豪气概,咱家以水代酒,敬你!”
  
  陆行舟并没有丝毫的做作,他很随意的接过了一张馕饼,咬了一口,又是将水囊打开,举到了程蛮子的面前。
  
  “谢公公赏识!”
  
  程蛮子也是举起了水囊,和陆行舟互相碰撞了一下,一口仰入。
  
  清水入喉。
  
  程蛮子的声音似乎也恢复了一些正常。
  
  他坐在陆行舟对面,没有像往常那样,坐的随意而洒脱,而是非常的拘谨,双膝着地,看起来像是跪着一样。
  
  因为他黄沙匪的未来,都寄托在陆行舟身上。
  
  他哪怕再骄傲,哪怕是陆行舟此刻有求于他。
  
  这个时候,他还是得低头。
  
  他一边慢慢的吃着馕饼,一边指着看向东北方向,低声道,
  
  “说起来,能探出来这条路,也是天意。”
  
  “草民三七化身入魔以后,对这天地之间的气息感应,更加敏锐了,尤其是对这泥土和大地的感应,甚至能够感受到其中的一些脉络。”
  
  “草民借着这份感知,用了大概半月的时间,确定了这条路。”
  
  “一路地势平坦,而且沿途还有两处溪流。”
  
  说到这里。
  
  程蛮子的目光突然停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向陆行舟。
  
  他的语气也变的低沉了些,道,
  
  “如果我黄沙匪最终能够从这山林里面立足,三五年之内,就能把这条路替公公开辟出来,中间再新建他两三个村子,或者镇子。”
  
  “就像是石泉那样的。”
  
  “做为中转之用。”
  
  “这绝对是一条比石泉更好的去汉中的商路。”
  
  这个时候,赵候也是凑到了三人的面前。
  
  他看了一眼程蛮子的坐姿,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程蛮子。
  
  那是黄沙匪的骄傲啊。
  
  这个时候,竟然如此这般卑微的坐在陆行舟面前。
  
  他心里有些心疼。
  
  迟疑了一瞬。
  
  也是和程蛮子一样,以跪姿坐在了陆行舟的对面。
  
  他接着程蛮子的话茬儿,继续说道,
  
  “其实,石泉那地方,到处都是黄沙,左右都没个着落,吃,吃不到,喝,喝不到,每天就是黄沙风吹,加上这几年的风沙的日益侵蚀,早就已经是摇摇欲坠了。”
  
  “我们做匪的,是感受最深的,这两三年,客商的流通数量其实已经比之前锐减了,至少减少了三成。”
  
  “据我所知,大部分都去走云贵的水路了。”
  
  “如果再不治理的话,我保证,几年之后,这石泉就得废掉,彻底变成片荒地,到时候,西北入蜀的路就彻底封死了。”
  
  “朝廷想要进入蜀地,就更是难上加难。”
  
  “说不好听的,如果蜀地有什么事情发生,朝廷的兵马从云贵的水路赶过去,怎么也得三五个月以后了,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还有。”
  
  “石泉这边没有了人,这北面和南面的驻军,就少了一条粮草支援线……对于关陇军的战斗力,以及防御能力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陆公公。”
  
  赵候说完,将水囊双手举到了陆行舟的面前,他谦卑的低着头,眼睛里浮动着真诚,还有一丝不加掩饰的恳求意味,道,
  
  “我们把这些话挑明了,不是威胁朝廷,也不是威胁公公您。”
  
  “我们就是想,求公公一点支持。”
  
  “这条路,我们是无论如何都要开的,这山,我黄沙匪也是无论如何要入的。”
  
  “这里虽然黄沙漫天,虽然戈壁丛生,但是我们的家。”
  
  “我们不可能放眼看着它荒废!”
  
  “那对不起列祖列宗!”
  
  “只要公公多一点支持,哪怕就是一句话,我黄沙匪也能少死不少人。”
  
  “求陆公公了!”
  
  赵候说到这里,眼睛已经有些发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 第九守秘局 三寸人间 农民小神医 重生之魔教教主 逆宅雄起 龙王的女婿 燕云风云录 迷失蔚蓝 上清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