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二百三十七章奇妙一剑
    咻!

    眨眼间,这一道剑光已经是横扫而至。

    出现在了陆行舟的面前。

    剑的速度依旧是很慢。

    但那种威胁也是越来越强。

    陆行舟瞳孔紧缩。

    盯着这一剑。

    他没有急着抵挡,或者制止。

    他在感受这剑光之上的那种危险,到底是来自何方。

    到底是何意?

    “天地之威?!”

    突然,陆行舟好像从这一道剑光上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种很虚无缥缈的东西。

    无形。

    也无迹可寻。

    而且似乎还没有彻底成熟。

    但却又真实存在。

    那东西,好像是天地之威。

    陆行舟突破先天的时候,强行打破任督二脉的时候。

    曾经感受到过这种威力。

    他以丹药破先天。

    属于逆天而行。

    所以这天地之威出现的时候就很明显。

    所以他才有所感觉。

    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体内的什么东西抽走了。

    又好像,那股力量在强行束缚着他的任督二脉。

    那个时候。

    他几乎产生了深深的恐惧之感。

    而这一次。

    这一道剑光给他带来的感觉,虽然轻微了很多,但本质上,却如出一辙。

    咻!

    眨眼之间,剑光已经真正的到了眼前。

    陆行舟目光凝重,双手化作了爪形,上面的劲气也是浓郁无比,同样化作了一道利爪的虚影,然后他伸手去抓这道剑光。

    砰!

    两者碰触的瞬间。

    有着一道低沉的闷响传出来。

    刚开始的这一瞬间,陆行舟感觉到,自己就是抓住了一个很普通的剑。

    但下一瞬。

    那种不可撼动的威力,又是勃然而起。

    噗!

    他掌心之间凝聚的那些劲气,直接被震裂,然后剑光划着掌心掠过。

    噗!

    一阵刺痛。

    然后又是有着一道殷红从掌心里飞溅了出来。

    “陆公公……”

    这鲜血飞溅的同时,雨小田也是看清楚了陆行舟的样貌。

    他眼睛陡然瞪大,然后惊慌的尖叫出声。

    他手腕一抖。

    长剑已经是脱手而出,射向了远处。

    而他则是冲向陆行舟的身旁。

    “陆公公,小的……小的……”

    雨小田看到了陆行舟掌心之上的伤口,虽然不是很深,但鲜血流淌。

    他紧张的不行,慌乱的站在陆行舟身边,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害怕陆行舟误会。

    也害怕……

    总之他是真的不想伤害陆行舟的。

    这是世间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

    “无妨。”

    陆行舟在雨小田惊慌失措的那一刻,已经施展了窥心术。

    他看到了雨小田所有的想法。

    对自己的担心。

    自责。

    还有害怕。

    种种情绪里面,全都是对自己的忠心。

    唯独没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人在仓促之间暴露出来的想法,是最真实的想法。

    陆行舟可以断定。

    现在的雨小田和曾经的雨小田还一样。

    没有什么改变。

    所以,他并没有太在意这一剑的伤势。

    而心里其实还有些庆幸。

    这枚棋子。

    可是比汪亭,陈慷都要更加重要的棋子。

    绝对不能出事。

    出事的话,自己就彻底地成了无根浮萍了。

    索性。

    自己没有看错人。

    “小伤而已。”

    陆行舟握紧了掌心,一丝鲜血顺着掌心之间的纹路流淌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鲜血迅速的渗透进去,然后消失不见。

    随后。

    雨小田已经是从屋子里取出来了一条干净的布。

    然后抓过了陆行舟的手,慢条斯理的,又十分仔细的,将他的伤口慢慢包扎好。

    处理好一切。

    陆行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里面很干净。

    一尘不染的样子。

    也很整齐。

    “小的一直在给陆公公收拾着,一日都不曾怠慢。”

    “就盼着陆公公回来。”

    雨小田跟在陆行舟身后,柔声解释。

    他对陆行舟的恭敬和忠心,这么长时间里,没有丝毫的改变。

    也没有减弱。

    “有心了。”

    陆行舟用左手拍了拍雨小田的肩膀,然后坐在了以往那熟悉的书桌前。

    他推开了窗户。

    雨小田则是给他递上来了一杯茶水。

    窗外的树,砖瓦,那一小片的竹林,还有刚刚因为雨小田练武而有些杂乱的练武场。

    都十分的熟悉。

    有种亲切的感觉。

    陆行舟笑了笑,然后抿了一口茶水,看向了雨小田,问道,

    “能跟咱家说说你的剑法吗?”

    “怎么回事?”

    “请陆公公责罚。”

    雨小田脸色一慌,直接跪在了地上,道,

    “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有一天修炼剑法的时候,突然间有种奇怪的感觉,然后恰好有一只鸟在天上飞过,小的顺着那种感觉尝试了一下!”

    “几丈远之外,直接把那只鸟给切断了。”

    “小的就觉的这剑法挺厉害,后面的修炼,就一直在寻找那种感觉,也加深那种感觉。”

    “刚刚和陆公公您动手的时候,小的以为是敌人,所以……”

    “请陆公公责罚。”

    雨小田把额头低了下去,贴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他是真的懊悔。

    伤到了陆行舟,对他来说,是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

    “有什么可责罚的,又不是砍了咱家的脑袋。”

    陆行舟摆了摆手,示意雨小田起身。

    又一挥手。

    将不远处的那椅子给以内力牵引了过来,放在了雨小田的面前。

    他道,

    “将你的那种感觉,和咱家说清楚。”

    那种感觉。

    应该便是和天地之威产生共鸣的感觉。

    在共鸣的状态下,自身的招式里面,也会拥有天地之威。

    或许那便是春风化雨剑的真谛。

    但不管怎么说。

    陆行舟。

    突然之间就有了兴趣。

    他想要试试,自己的幽冥逆转气,或者是方寸,袖里刀,会不会也能融入这种威力。

    “这个……”

    雨小田坐在了陆行舟的对面,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然后缓缓的道,

    “小的能够感受到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阵风从身边吹过,然后我的剑恰好是和风一个方向,不能急,也不能慢,就得保持一个固定的速度。”

    “这个速度一旦破坏掉,一切都坏掉了。”

    “我尝试过很多次,才发现了这个规律……”

    雨小田刚开始讲的时候,还有些生涩。

    有些不太确定。

    但是很快,他就讲的滔滔不绝。

    他把自己最初发现这种感觉的经过,还有修炼的过程,包括每一个细节,都详细的给陆行舟讲了一遍。

    不知不觉之间。

    这外面的夕阳已经是慢慢落山。

    然后屋子里的那一抹霞光也是逐渐消散了出去。

    只剩下了一片昏黄黯淡。

    陆行舟听着雨小田的那些话,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时而又不解。

    雨小田毕竟才是后天力境的境界。

    对武功的理解,对很多事情的理解,都停留在很低级的程度。

    所以很多事情都讲的不是很明白。

    陆行舟理解起来也挺麻烦。

    但索性。

    雨小田没有藏着掖着,说的很详细。

    这也就是给了陆行舟很多可以自己思考的机会。

    “时间不早了。”

    又是过了一些时间,雨小田终于是将自己所能够想起来的东西,全部都讲完了。

    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讶然出声,

    “该吃晚饭了!”

    “陆公公您稍候,小的这就让人将饭菜送过来。”

    说着话,雨小田就准备起身。

    以前陆行舟还在宫里的时候,就是雨小田做这些事情。

    现在,他习惯性的就要去做。

    “不必啦!”

    陆行舟笑着摇了摇头,站了起来,道,

    “咱家就是过来看看你,然后碰巧发现你武功有些特意,好奇多待了一会儿。”

    “东厂还有很多事情。”

    “陛下已经昭告天下,东辑事厂将于秋分之时正式开衙。”

    “咱家还得过去。”

    “今夜就得回去。”

    雨小田听到这句话,那狭长的眼眸忍不住的黯淡了下来。

    他眉头皱了一下,最后叹了口气,道,

    “小的明白。”

    “小的送陆公公。”

    ……

    秋分。

    只剩下三两日。

    东厂正式开衙的消息,随着一纸昭告天下,以无法想象的速度,传遍了大魏朝。

    陆行舟假扮誉王。

    孤身一人走蜀线,在这一路上,把蜀线里的牛鬼蛇神全是都给叼了出来。

    而后来。

    更是在卢家,玄机阁,以及诸多江湖高手的围追堵截之下。

    又安然回到了长安城。

    这一遭。

    可谓是天下惊动。

    陆行舟之名,也是以如雷贯耳的方式,彻底响彻了整个大魏朝。

    尤其是在蜀线之地。

    陆行舟这个名字,几乎已经是成为了人尽皆知。

    更能够做到小儿止哭。

    简直是让所有人都如雷贯耳。

    而如今。

    随着这秋分之日的即将彻底到来,东厂府衙正式开衙的事情,也是正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眼看着已经便是到了临近。

    这安静了许多时日的陆府之上。

    开始陆续有一些身影出现。

    都是朝中排得上号的人物。

    二品大员。

    哪怕是三品,如今都已经没有资格登陆行舟的门了。

    这些人,都是看出了陆行舟未来的权势,这时候是趁机会过来打好关系的。

    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陆行舟的眼中钉。

    不过。

    任凭这些人如何出现,拜访,陆府的大门从来没有打开过。

    陆行舟躲在宅子里面从来不肯露面。

    他从东厂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就已经深知一个道理。

    东厂的权利越大,就越是要和那些家伙们离的远一些。

    绝对不可结党。

    所以,他跟所有人都保持了距离。

    而这些日子。

    便是也乐的清闲,便是躲在了这宅院里面,继续修炼武功。

    有了这一路的交手的经历。

    再加上时常不辍的修炼。

    陆行舟在武功方面的造诣,更是比之前提升了不少。

    首先是之前服用白羽丹造成的那些根基损耗,已经基本上暗中都补充回来了。

    基本上痊愈。

    寿元,也算是已经回来了。

    只不过这皮肤上的皱纹,白发等等,还是差一些。

    其次,就是他的境界。

    先天境界,已经算是彻底的稳定住了。

    不仅是内力,就连方寸的步法,袖里刀的招式,也都已经全部修炼了一遍。

    大部分都能够做到随心所欲。

    除了一些真正精妙的招式。

    总之。

    陆行舟的实力飙升。

    而这个时候,他好不容易清闲下来,除了继续稳固实力之外,便是尝试雨小田给自己讲的那种感觉。

    不过。

    他也搞不清楚是为什么。

    尝试了无数次之后,他完全感受不到。

    没有那种御风而行的感觉,也没有那种仿佛自己置身于天地之间的境界。

    但他自然是没有放弃。

    雨小田以后天力境巅峰的境界,就能够破了自己先天劲气。

    虽然自己也留手了。

    但这也足以说明这种威力的厉害。

    自己如果能够修炼成功,来日对敌,也将会有极大的出其不意。

    他也知道。

    此事不能急迫。

    只能慢慢来。

    水到渠成。

    所以,他也不是整日都在沉迷于寻找那种感觉伤,而也在修炼幽冥逆转气。

    毕竟,这部武功对自己的提升,那可真的是功不可没。

    尤其是现阶段。

    他隐约觉的。

    自己可能得到了一本常人永远都无法知道的真正的神功。

    呼!

    淡淡的光影缭绕。

    那是黄昏的霞光,它们照耀在窗户上,然后将那种朦胧的光晕投射到了屋子里。

    而在这朦胧光晕之下,便是陆行舟的身影。

    他盘膝闭目而坐。

    身上有着一丝丝的劲气正缭绕而出。

    这些劲气浓郁的宛如烟霞。

    随着周身荡漾的时候,好像是将这一片空间都变的扭曲了起来。

    给人一种十分恍惚的奇异感觉。

    哒哒!

    门外传来了一个轻微的声音。

    正在修炼之中的陆行舟睁开了眼睛,然后目光闪烁了一下,将身上的那些光影烟霞,都是给迅速的散掉了。

    屋子里的气息,恢复了平静。

    还有些安宁。

    “陆公公,玉竹山庄送过来的桃花沾,要不要尝尝?”

    门外站着的是冯谦益。

    这两日。

    陆行舟又是回宫面圣,又是修炼武功的,忙的很。

    而冯谦益也没有闲着。

    她回了一趟玉竹山庄,配和东厂的人将被关押在里面的誉王给带了出来,送回了长安城,如今已经交给了刑部来处理。

    同时。

    她也是将自己在玉竹山庄珍藏了许久的桃花沾给取出来了两坛。

    这都是最好的桃花沾。

    不是以桃花瓣酿造的,而是以桃花蕊酿造的。

    耗费了不知道多少功夫。

    她取了酒之后,没有去找卓风行,而是回到了这陆府。

    要和陆行舟一起喝。

    或许。

    她也想探听一下,关于朝廷对玄机阁的处置,还有陆行舟想如何帮她。

    “是冯姑娘。”

    “请进。”

    陆行舟笑了笑,从床榻上走了下来。

    他来到了这书桌之前,将那紧闭着的窗户推开,最后一缕霞光,也是从这窗户里面倒映了进来,而冯谦益也带着桃花沾走了进来。

    她转身,关闭了屋门。

    今日的冯谦益。

    罕见的穿着的是女装。

    白色的襦裙,将那玲珑的身段儿映衬的有些有致。

    一张脸蛋儿上还极为难得的涂抹了一些胭脂。

    颇有几分娇小可人的意味。

    嘴角的那颗痔。

    也是更让这女子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见过陆公公。”

    她对着陆行舟笑了笑,将手里拎着的两瓶桃花沾放在了桌子上。

    “光有酒没有菜怎么行?”

    陆行舟看了一眼桌子,开玩笑一般道,

    “咱家这府上,还不至于这么穷酸吧?”

    “我已经吩咐了。”

    冯谦益坐在了桌旁,也是指了指桌子对面的座位,然后道,

    “你府上的人,半刻钟左右,就会把菜都送过来。”

    “请。”

    陆行舟见着冯谦益的这般眼神儿,笑了笑,不客气的坐在了对面。

    看着冯谦益给自己倒酒,他直截了当的道,

    “咱家知道你来做什么。”

    “陛下已经答应了,咱家再走蜀线时,帮你执掌玄机阁!”

    哗啦!

    冯谦益倒酒的手,微微一抖。

    酒水从酒杯里逸散出来了一些。

    她的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有着无法掩饰的兴奋流露出来。

    她终于可以回去了。

    “酒还是要喝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