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二百四十九章前夜
    宅院里。

    带着寒意的秋风呼啸。

    那一棵已经光秃秃的老树,正在摇晃着干瘪的枝头。

    看起来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在张牙舞爪。

    有些狰狞。

    地上偶尔有落叶飞起来,然后飘落在了那轮椅之下。

    徐盛容将剩下的古灵丹又服用了。

    她的身体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手脚不能动弹,甚至连知觉都没有了。

    这脑袋,也是变的格外的扭曲,变了形状。

    头上四处都是鼓起来的包。

    有些地方的肌肤都因为膨胀过度厉害,而裂开了。

    鲜血慢慢的渗透着。

    她的头发,已经全部都掉光了,脑袋也光秃秃的。

    耳朵似乎也枯萎了。

    往下面耷拉着。

    感觉像是要掉下来一般。

    她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怪物。

    她靠在轮椅上,脑袋后面是黑衣人给她特殊设计的靠枕。

    可以将脑袋支撑住。

    而不至于从轮椅上掉落下去。

    “容姑娘,刚刚又死了两个属下。”

    为首的黑衣人双手扶着轮椅,推着徐盛容在这庭前,小声说道,

    “某估计,应该是东厂的人想要刺探消息,但又打探不到,所以铤而走险,抓咱们的人回去审讯。”

    “呵呵……”

    徐盛容冷笑出声,那声音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那般清脆,灵动,完全变成了一种沙哑,甚至还像在舌头打了结一样,有些囫囵不清。

    “让他抓。”

    “除非他能看透一个人的心,否则,咱们的布置,他怎么也审讯不出来。”

    对于这些黑衣人。

    徐盛容还是很有信心的。

    这些人都是从刚出生开始,就被送到了国公府来培养。

    他们的信念里面,都是根深蒂固的,忠于国公府的。

    而且,这种培养里面,还被加之了一些丹药。

    都是一些腐蚀精神的丹药。

    让人几乎成为傀儡的那种。

    这么多年。

    从徐家建立开始,到如今。

    这些黑衣人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背叛的事情。

    这也是徐盛容的底气所在。

    否则。

    她怎么敢把涉及到自己生死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这些黑衣人去做。

    而且还完全托付?

    毕竟。

    她现在可是动弹不得。

    随便来一个孩童,都能一刀捅死她的。

    “咱们的布置,还差多少?也不能再耽搁了。”

    “再耽搁下去,这雨若是下起来,就麻烦了,失魂散的扩散,还有黑火药,都会受到影响。”

    “这可恶的天气……”

    徐盛容阴森的骂了一句,然后又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

    她原本布这些的时候。

    是看过天象的。

    这些日子,虽然阴云密布,但却不会有雨,只是一场虚惊。

    但是风却很急。

    所以,当失魂散扩散出去的时候,瞬间就会被风吹散,飘荡蔓延。

    但这几日,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云又是比以往浓郁了一些,眼看着,就是有可能要下雨的迹象。

    徐盛容也不敢多耽搁了。

    万一下雨。

    她的布置,将会大打折扣。

    “今晚就能布置好。”

    黑衣人把徐盛容的轮椅朝着前面推了一些,然后弯下腰,从徐盛容的角度朝着前面,左侧,右侧,这么四处大量。

    一边打量,一边说道,

    “明天一早,咱们就可以动手。这风,明天早上会达到最大,最方便。”

    “而且,明天早上是固城一贯以来的集市交易。”

    “到时候,这整个府衙附近,容姑娘所圈定的范围之内,全部都是人,三五千之数都不止。”

    “能够更加增加容姑娘此事的成功几率。”

    “至于这雨,明天,应该下不起来的。”

    呵呵。

    徐盛容喉咙里又是传出了那种比男人的声音还要粗,比野兽的声音还要凶残的笑声,顿了稍许,她又是问道,

    “杀陆行舟,有把握吗?”

    从心底里来说。

    徐盛容最喜欢的还是陆行舟的那具身体。

    一则,因为武学天赋极强。

    二则,还是因为陆行舟如今所掌控的东厂。

    这两个,都是徐盛容喜欢的。

    如果能够直接继承了,那就能够给他省去很多事情。

    到时候。

    可以直接胶东风云。

    大杀四方。

    “有八成把握。”

    黑衣人又是把徐盛容的轮椅朝着前面推了一些,放在了走廊的侧面,然后继续说道,

    “所有黑士不惜一切代价,强行刺杀。”

    “出去布置黑火药以及失魂散的那些人,总共有六百。”

    “这六百人,已经将群魔乱舞阵,熟练于心。”

    “东厂应当是破不了这阵法的。”

    “陆行舟,被困于阵法之中,孤立无援,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就……”

    黑衣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盛容叹了口气。

    她声音里带着嫉妒,还有愤怒,说道,

    “不出意外?”

    “我就不知道,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

    “第一次我要杀陆行舟,他借尸还魂,如今第二次要杀他,布置了这么多,也仅仅有八成把握,还要祈祷不出意外……凭什么他运气这么好?”

    黑衣人听到徐盛容的声音,面色僵了一下,然后跪倒在了徐盛容的脚下,磕了三个头,道,

    “容姑娘放心。”

    “不会有意外。”

    ……

    “都快点。”

    “这可是陆公公严令要求的,必须在明早之前布置好。”

    夜降临了。

    因为那苍穹上阴云密布的缘故,整个天地都是好像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空气之中还有寒风呼啸,吹在脸上,有种被沙粒打的感觉。

    那些火把虽然汹汹燃烧着,但是能够带来的光亮却是有限,因为所有的光,都好像被风吹散了,又好像是被黑夜给吞噬了。

    在这一片恍惚的光影里。

    有着一群人正在拖拉着什么东西。

    视线仔细看去。

    则是能够勉强看清楚轮廓。

    这是几辆马车。

    前面那辆马车上装着的是一些箱子,都是用红绸布盖了起来,而后面的那三辆马车上,便是三个巨大的,黝黑的火炮膛管。

    这三辆马车上,是被拆解开的红衣火炮。

    按照陆行舟的吩咐,明早之前要送到指定的地点。

    必须送到。

    无论如何,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一定要完成。

    原本也没有这么急的。

    但陆行舟抓了一个黑衣人,使用了窥心术之后,就变的这么急迫了。

    黑衣人虽然不知道徐盛容夺舍的计划。

    但却知道,黑匣子里面是毒气。

    也知道,毒气将随着黑火药的爆炸,直接从地下通道里面扩散出来,随着风一起,弥漫了着府衙附近方圆数百丈的距离。

    造成大面积的伤亡。

    陆行舟自然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伤亡发生的。

    所以,他要布置手段。

    而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他知道,徐盛容已经基本上布置完了。

    后者应该在等第二天。

    集市开。

    百姓聚集。

    而且,风大且急。

    天时地利人和。

    这三个条件全部聚集的时候,徐盛容定然会动手。

    陆行舟必须在明天清晨之前,将一切都布置好。

    不然,就彻底被动了。

    所以,他连夜派人来催促。

    天亮之前,必须完成。

    而东厂的一些番役,甚至,也是过来帮忙了。

    “你说,督主这是什么意思?”

    “让咱们管炮弹里面掺沙子?这炮弹的威力岂不是就大打折扣了?”

    “我怎么知道?”

    “废什么话呢?赶紧做事,耽搁了时辰,咱家要了你们的脑袋。”

    在另外一处,便是忙碌着的那些东厂番役们。

    他们原本是金吾卫的人。

    也是接触过火炮,以及炮弹的。

    所以,对这些有些了解,然后就被拉过来做一些临时改变弹药的活。

    大概就是,把炮弹里面的火药抽取出来一部分,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细沙子添进去。

    抽取出来的火药,填进去的沙子,都是经过陆行舟小心计算的。

    不会影响炮弹的爆炸。

    但是。

    为了以防万一。

    陆行舟还是让这些人连夜多做出一些。

    以免第二天出意外。

    汪亭,则是负责来监工。

    他跟在陆行舟身边已经很长时间了,对陆行舟的性子还是了解的。

    后者如今这般急着安排。

    定然是预料到要有大事发生。

    所以,他也不敢怠慢。

    几乎是不休息,亲自连夜盯着这些人干活。

    眼看着一颗颗经过处理的炮弹被重新摆放好,他才是稍微放心下来。

    同一时刻。

    在这固城里面。

    府衙大殿里。

    陆行舟,罗照清,陈慷,三人正坐在那摇曳着的火光里面,一个个面色凝重。

    三人面前,是一张固城的地图。

    是罗照清费了好长时间,详细的绘制出来的。

    说起来。

    也算是运气好。

    王氏还在的时候,罗照清这官府里面,需要做的事情就不多,大部分帮派,势力之间的纠纷,都是王氏处理了。

    罗照清乐得清闲。

    但是,他也没有真的就闲下来。

    他仔细地研究过固城地里里外外,然后准备对固城地一些老旧之处,不合理之处,进行修葺,或者是重建,按照他的计划,如果不出意外,十年之内,固城能够变个样子。

    而繁华程度,也能够更上一层楼。

    而为了做这些改建,罗照清便拨出了人手,也分配了资金,先是将整个固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个通透。

    然后画出了这副最详细的地图。

    这地图分为三份。

    一份上地上图,包括固城所有的布置,房屋,府衙,宅院,店铺等等,甚至连那些摊位等等的位置,也是标记了出来。

    第二份是地下图,罗照清发现了地下的那些通道,然后几乎全部进行了探索,也详细的记录了来。

    他原本想要将这些地下通道一部分做成流通水道,和他曾经听说的卢家的那个样子的水道一样,用来保证固城的整洁干净。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做成地下的车马行道。

    以缓解固城如今拥挤的情况。

    但,还没有来得及实施。

    第三份,便是人口图,罗照清把整个固城的人口分布,也都做了详细记录,以及对未来的规划。

    如今,那些设想,虽然还没有来得及实施。

    但这三份图,却已经派上了用场。

    “行动过早,容易打草惊蛇,容易让那疯女人提前动手。”

    火光摇曳,陆行舟的视线落在地图上,上面一个个的线条清晰,他眼中神色也是赞叹无比。

    罗照清的这三张图,真的是帮了大忙。

    而听了这三张图的来历,他对罗照清也是真正的刮目相看。

    此人,倒是个真正的能臣治吏。

    来日定要好好使用。

    说不定,能将关陇这条线,给彻底的打造成水火不侵。

    当然,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他的手指点在了那张人口图上,然后目光凝重的看向了罗照清,吩咐道,

    “咱们就定寅时。”

    “时辰一到,你让官差以最快的速度通知这一片区域里面的百姓,从人口密集区域开始,然后再向其他区域扩散。”

    陆行舟的手指在府衙周围画了一个圈,道,

    “尽快让这些人撤离。”

    “并通知城内的所有人,集市取消。”

    “万万不能出现人口聚集。”

    罗照清已经听陆行舟大概说过了徐盛容的计划,所以,也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

    不敢有任何放松。

    他拱手,瘦削的脸庞上闪烁着凝重,道,

    “督主放心,下官定完成任务。”

    说完,也没等陆行舟再有什么虚礼,他已经是起身,然后一路小跑着离开了这府衙大殿。

    不过瞬息的功夫,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

    那是他带着一众官差,开始忙活了起来。

    而大殿里。

    只剩下了陆行舟,还有陈慷。

    “群魔乱舞阵,咱家以前从未接触过,所以,暂时不知道该如何布置,如何破解。”

    陆行舟看向了陈慷,面庞上带着凝重,还有一丝冷冽,道,

    “只有咱家真正步入阵法之中,才能窥得生门。”

    “所以,明日咱家先行入阵。”

    陆行舟的手指,又是在这地图上点了一下。

    那里便是这府衙大殿的位置。

    他盯着陈慷,吩咐道,

    “你把所有的东厂番役,都集中在这里,等咱家的信号。”

    “若咱家找到了生门,定会以烟花相通知。”

    “看到烟花之后,你便带着所有番役,不惜一切代价,冲破生门,破群魔乱舞阵。”

    “万万不能提前或者冲错了地方。”

    陆行舟声音凝重。

    面色,也是有些低沉。

    以他对陆行舟的了解,这群魔乱舞阵,断然不俗。

    若是冲破了位置,怕是这些东厂番役,也会遭受到极大的损失。

    他必须要好生提醒一番。

    “督主放心。”

    陈慷用力的对着陆行舟拱了拱手,沉声道,

    “卑职定全力以赴。”

    顿了一下,陈慷又是有些担忧的问道,

    “但督主您亲自入阵,会不会有些危险?”

    那阵法里面,可是有六七百的黑衣人,都是高手。

    陆行舟哪怕先天,怕是也一虎难敌群狼啊!

    他很担心。

    所以,想要再派遣一些东厂番役进去。

    “人多碍事。”

    陆行舟摇了摇头,洒脱笑道,

    “咱家已经请了帮手,明日一早便是会过来,到时候,我们联手,寻找阵法生门。”

    “你就安心准备冲阵便可以了。”

    陈慷见陆行舟这般模样儿,也是没有再多问。

    他顿了一下。

    然后起身,后退两步。

    郑重地,跪在了陆行舟的脚下,然后将额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督主大义。”

    “卑职铭记在心!”

    陈慷自然是懂陆行舟地安排的。

    后者,只身冒险,应该是不想让这两千东厂番役,白白浪费了性命。

    否则,陆行舟可以让这些人进去豁命。

    而他在阵法外面,观看阵法地玄妙,再伺机破阵。

    但陆行舟没有这么做。

    或许,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或许,他真的可青松坡镇。

    但总之。

    他是将危险放在了自己地身上,而没有让这些番役们出去送命。

    这是大义。

    是恩义。

    他陈慷心知肚明。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得跪下,但这时候,他觉的,自己应该跪下。

    而且,这一跪,代表的不是他一个人。

    而是他身后的所有番役。

    这一刻。

    他也真真正正地,将陆行舟当作了主子。

    真心服从认可的主子。

    从前,他入东厂,是迫于无奈,也是为了给陈家换个未来。

    从心底里,他没有将自己当作东厂之人。

    也没有认可过东厂。

    毕竟东厂声名狼藉。

    做的都是一些人们所唾骂,或者不耻的肮脏事情。

    大部分时候。

    他只是抱着一些目的而做事。

    但今日。

    他真正的看到了陆行舟不一样的一面。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陆行舟。

    真正的督主。

    他觉的,如此的话,入这东厂,也值得。

    哪怕天下谩骂。

    他也值得。

    值得,为这样的陆行舟,舍命,舍弃一切。

    “督主放心,卑职不惜一切代价。”

    “助您破阵!”

    陈慷重重的磕头,那声音,也是带着一种龙虎般的峥嵘。

    陆行舟转过了头,看着突然如此郑重的陈慷,愣了一下,然后这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心满意足的笑。

    这一刻,他也是感受到了陈慷的心悦诚服。

    感受到了陈慷的忠诚。

    真正的忠诚。

    不是为了什么目的,也不是为了什么荣华富贵。

    只是,忠诚。

    “好。”

    陆行舟微笑,摆手。

    哗啦!

    陈慷起身,那身子挺的笔直,转身,走向了府衙大殿之外。

    他背影里是从没有过的慷慨激昂。

    以及,一种搏命的气势。

    “呵!”

    陆行舟笑了笑,又是看向了桌子上的地图。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