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怒天衍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冥火焚身
太虚灭天手,为太玄宫最为高深的秘法,除了宫主,没有人有修炼的资格,而就算给你修炼的总纲,你也没有那个能力修炼。想要修炼太虚灭天手,必修先把太玄印修炼到至高境界,只有如此,才能把原本的太玄印升华为太虚灭天手。

    太虚灭天手号称灭天,这威力当然也不容置疑了,最少,在巫小裳看来,浪天狂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战斗。

    浪天狂也感觉到了这股慑人的气势,但他没有放弃,在太虚灭天手的覆盖下,他极力提升着如月宝轮。不过很遗憾,日月宝轮刚刚提升一点,接着就被眼前的灭天之手破灭了。

    “不能就这样死了!”浪天狂心中惊恐的想道,这个时候他也有些惊慌了,双手划动中,凡是他修炼或是接触过的法决全部涌动了出来。回风断浪斩、锻魂裂龙手、雷霆太玄印、星辰伏魔等等玄妙法决一一而出。这让人感到眼花缭乱的法决威力也是不凡,如果他的对手不是太玄宫主的话,那么就算是一个窥天强者也不能轻易化解这些攻势。但太玄宫主却不是窥天强者,他的境界之高,就算是浪天狂也不敢猜测。

    “去吧。”太玄宫主有些惋惜的说道。双手微微一握,整个天空突然一荡,下一刻就恢复了青天白日。朵朵白云,清风徐徐,如果不是他们眼睁睁的看见了刚才的战斗,他们绝对不会相信,就是这个地方,就在刚才一瞬间的时候还是法决漫天的。

    “宫主的修为太过神妙了,弹指间就灭掉了一个妖孽之体。”一个窥天强者带着浓浓的敬畏说道。这太玄修士旁边的修士也深有同感,看向太玄宫主的时候,眼中尽是炙热的崇拜。

    “都散了吧,浪天狂不会再出现了。”太玄宫主说道,说完这话,他的身形就消失不见了。当众人快要散尽的时候,宫执法也松了一口气,心中那无形的压力也消失了。不过他却是没有立刻离开这里,而是走到了巫小裳的身边,有些可惜的说道:“丫头,以后收徒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睛,就是因为你没有看清这小子的真面目,险些酿成大祸啊。”

    巫小裳没有说话,其实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当宫执法消除对她禁止的时候,她整个身子都软了,如果不是巫小悦在身边扶着她,她肯定会跌坐在地上。秦风见巫小裳神魂落魄的样子,心中虽然怜悯,但也有种难以说清楚的嫉妒。

    “师妹,不要伤心,那小子身为缺羽之体,本该万死。”秦风说道。

    ‘巫小裳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露出了一丝讥笑。

    “丫头,我们走了,不过这件事情还不算结束,老夫身为太玄宫的执法,会追究你的责任的。”宫执法说道。

    “追究什么责任?”巫小悦有些不快的问道。

    “误收奸邪为弟子,祸害太玄宫,就算你的祖父是太玄太上,也是不能包庇你的。”宫执法叹息的说道。

    巫小裳还是没有说话,而巫小悦却是冷冷一笑,说道:“好啊,你去追究吧,当时太玄宫主也看过那小子了,而且你也在场。他连你们都瞒过了,更不要说是姐姐了,呵呵,你可以追究,不过希望你一视同仁,先把宫主追究了再说吧,哼!”巫小悦说完话,就带着巫小裳回到了山谷中。

    宫执法面色阴沉,他没有想到巫小悦的口齿如此锐利,佯咳了一声,对秦风说道:“我们也回去吧,之后你要多多练习实战能力了,不然就算你的境界上去了,还不是别人的对手。”

    秦风恭敬应是,但在心中却多少还是有些震撼的,浪天狂虽然死了,但还是留给了他不能磨灭的心理阴影,他感觉,就算自己修炼一辈子,都不可能是浪天狂的对手。

    “你的表现赢得了我的尊重,可惜,你却死了。”黑首离是最后一个离去的,他的心情也不能平静,因为刚才浪天狂的反抗是那么的悲烈,就算他与浪天狂是敌人,也不得不佩服他的不屈。太玄宫主啊,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啊?至少黑首离面对太玄宫主的时候,是一点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的。

    山谷内,巫小裳无声的流泪,巫小悦痛惜的说道:“姐姐,不要难过了,他已经死了,在太虚灭天手下,他一点生还的余地都没有。”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巫小悦明白她的姐姐。当年浪天狂被换血脉的时候,本来就是必死的结果,但巫小裳还是心怀希望,更是为其立了衣冠冢。所以,这一次,她必须残忍的让巫小裳清醒过来。

    “我知道。”巫小裳只是说了三个字,就无力的闭上了眼睛,但眼角的泪水还是簌簌而落。

    “小子,这下大发了。”无尽火海中,腾蛇欢腾的叫着。

    浪天狂并没有死,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活着,在太虚灭天手下,他已经感到自己筋脉具毁,灵识幻灭了,但最后覆灭的时候,自己就莫名的出现在了这个地方。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的四周尽是无尽的火焰。

    “这里的火焰好像不是普通的火焰,它能够焚烧人的灵魂!”浪天狂颇为痛苦的说道。

    “呵呵,小子,你的感知不错啊,这是冥火,不但可以吞噬人的灵力,更可以焚烧人的灵魂,直到那人灰飞烟灭,从此永远不在出现。而且随着冥火的焚烧,你会越来越痛苦的。”这个时候,太玄宫主的声音居然传了过来。

    浪天狂心中一惊,循声望去的时候,只见太玄宫主正在火海中慢慢的走来。撇嘴一笑,浪天狂说道:“你想要缺羽密卷?”

    太玄宫主一笑,赞许的说道:“是,你很聪明,而且我保证,只要你把缺羽密卷交出来,我会让你死的很痛快,不然这冥火必然会焚烧你一百年,让你求死不能!”

    浪天狂哈哈大笑,说道:“人生本苦,我再受点痛苦也算是修行了。倒是你,心中只想着缺羽密卷,这对你的道心也是种折磨吧,如此的话,那我更不能把它给你了。”

    太玄宫主倒也没有动怒,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给我的,但是我却有很多办法,我会把你的朋友与亲人一个个的抓到这里,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痛苦哀嚎,到时候我就不相信你不求我,哈哈。”

    “我根本就没有朋友!”浪天狂笑道。

    “朱重灸如何?”太玄宫主突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浪天狂惊讶的问道。

    “回风断浪斩,锻魂裂龙手,呵呵,当今世上能够传承的也只有朱重灸了。不过我也奇怪,当年他被我的太虚灭天手所伤,又被万丈雷霆击中,居然没死,呵呵。”太玄宫主说道。

    听到这话,浪天狂心中一动,此刻他突然明白朱重灸的修为为何时高时低了,或许就是因为他的内伤还没有痊愈的缘故。

    “那又怎么样?你也不能找到他。”浪天狂笑道。

    “我有天机殿,想来算出他的所在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太玄宫主笑道,身形闪动中,他也远处了,当他离开冥火之海的时候,冷笑说道:“你先在这里享受一下冥火焚身的滋味吧,想找我的时候,就尽管求饶,我会可怜你的。”

    浪天狂冷笑连连,冥火虽然恐怖,但他的灵魂力量也是坚固无比,一时间还不会死去,当然,痛不欲生还是避免不了的。

    “小子,他走了,哈哈,这里就是老子的天堂啊。”腾蛇见太玄宫主离开后,又自浪天狂的袖口窜出了,身形游动中,它的身上居然发出了一些比之冥火还要耀眼的光辉。

    “你怎么不怕冥火?”浪天狂惊讶的问道。

    “这点小火还不能把我怎么样,它也不是真正的冥火,嘿嘿,虽然有些相似。”腾蛇满不在乎的说道,蛇嘴张开,猛然一吸,万丈火焰就消失在了它的嘴巴之内。随着它满意无比的打了个饱嗝,满足的说道:“多少年了,我终于吃饱一次了,哈哈。”

    浪天狂目瞪口呆的看着消失了三分之一的火海,久久不能说话。虽说之前他就知道腾蛇有吞噬火焰的能力,但也没有料到它是这么的变态,只是一张嘴,这里的火海就消失了三分之一。

    “你太厉害了。”浪天狂由衷的说道。

    腾蛇嚣张一笑,说道:“那当然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必然会把这里的火焰吃的干干净净。”

    浪天狂皱眉说道:“你吃干净了也没有关系,虽然现在我死不掉,但也是痛苦不堪。”说完这话,浪天狂狠声说道:“你是不是诚心看我受罪?”

    腾蛇悠悠说道:“现在你已经达到了破障之境,虽说破障之劫迟迟没有到来,但它也开始了,为了让你日后少收点罪,就把这冥火焚身作为破障之劫应了吧。”

    浪天狂心中一动,说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啊,哈哈,谢谢你了。”浪天狂也知道这些劫难是必然会出现的,要么避开,不然就只能应劫了。

    “如果只是为了让你应劫,我也不会留下这么多冥火了。”腾蛇说道。

    “为什么?”浪天狂不解。

    “冥火可以吞噬灵气,但也可以炼化你的磐石灵海,开始吧。”腾蛇说道。

    浪天狂一怔,有些古怪的看着腾蛇,他感觉今天腾蛇说话的样子有些奇怪,但到底是那里奇怪,也说不清楚。就在浪天狂盯着腾蛇的时候,腾蛇又在连连催促他赶紧炼化磐石灵海。

    浪天狂耸耸肩,就这般盘坐在火海中,开始了修炼。如果他现在的样子被太玄宫主知道的话,或许太玄宫主会直接把他灭了。

    洞中无春秋,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这里的火海也消失的干干净净了,而期间太玄宫主也一次都没有来过。也幸好他没有来这里,不然看着这空荡荡的地方,不知道会不会直接被气死。冥火焚身,是太玄宫最为残酷的刑罚,只有犯下滔天罪恶的弟子才会被送到这里反省,说是反省,其实没几天就会被烧死。而浪天狂却是个异数,他不但没有死去,还接着这个火海把磐石灵海炼化了一部分。

    灵气充盈中,原本受的暗伤也痊愈了,境界更是直接达到了化仙中期的境界,这种修炼速度,放眼整个神州都可以笑傲群雄了。

    当浪天狂突破境界的时候,他放声大笑,不过还没有笑上几声,腾蛇就鄙夷的说道:“笑什么?就算你的境界突破了,你也离不开这个鬼地方。”这一来,浪天狂如同被一盆冷水泼醒了一般,苦笑的看着这个空旷的空间。

    PS;祝各位大大元宵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